冲吧泰妍 第三百二十一章 嗯哼~我又来水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冲吧泰妍最新章节!

    有时候,金孝渊她们对金泰妍总是咬牙切齿,因为她总喜欢扔一个惊喜给她们,然后自己拍拍屁股走了,也不管她们到底是惊还是喜,也不把事情说明白,总让她们自己去探索,这样的队长怎么叫她们不咬条小手绢!

    金泰妍扔出的诱.人蛋糕其他人眼中到没什么激动的,但在金孝渊眼中简直要爆炸,第二天这火急火急的家伙就冲到了在外头的秘密舞蹈室训练了,也不问问节目什么时候开始,也不问问公司有没有让她去的打算。看着她疲惫中的兴奋,谁也说不出责备的话。

    为了让这位只为舞蹈的姐姐开心,几个小伙伴们四处行动到处打听MBC新节目的具体。作为少女时代的经纪人,金洙勇先生就最好的一个选择对象,随便威逼利诱下这位大叔,绝对连自己穿什么颜色的内裤也扒出来。

    不过,不管是郑秀妍还是徐珠贤,都没想到金洙勇竟然会嘴牢套不出对她们来说有用的信息。十岁开心了,她们忧伤了,该套的套出来了,更该套的却怎么都套不出来,心底的小鹿不安分的闹腾,即使猜到了是谁,但总归要个明确。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带头的嘴牢不代表下面的嘴也牢,有粉丝做助理的好处就是,自己有什么想知道的随便勾搭勾搭就能得到些小道消息。

    “怎么样,有没有问到?”一见到风风火火跑回来的林允儿,崔秀英迫不及待跑了过去。

    “呼~!”屁股一接触到软乎乎的床,林允儿第一想法就是躺在上面滚几圈,要不是手臂上的钳制,想法早就付之行动了吧。

    “问到了,我让梦欣从泰妍欧尼的助理私那打听到了消息,泰妍欧尼和洙勇oppa7月份去过MBC电视台高层在的楼层,就是我们带景山去医院检查的那天。”喝口水润了润嗓,小道消息从自己口中传出的时候那种感觉是说不出的爽快。

    “果然和那家伙有关系,不然她怎么会知道这还没开始的节目。”李顺圭撇撇嘴,她就知道这事离不开金泰妍的参与,她可清楚记得金泰妍说过的话。

    “舞者,是不是可以真正绽放属于她的光芒……”

    嘁,做了就做了嘛,遮遮掩掩有什么好玩的,死短身,有你的!

    房间里咬牙切齿恨不得冲出去对外面的人来次批斗,房间外的人安静的坐在阳台思绪渐远,丝毫没有隐瞒后的担忧,或者说她早就知道瞒不了这群好奇心旺盛的姐妹们,与其担忧还不如来个潇洒。

    “这事又不是什么不好开口的,瞒着她们你也不愧疚?”身后传来了一句不满,笑着回首,视线中的郑西卡鼓着一张包子脸,迈着兵长步气势汹汹朝自己走来。

    “愧疚?你不觉得看孩子们心急的样子很有意思吗?”她才不会愧疚,让她们在忙碌之中找点乐趣,这样的事她还巴不得多来几次,这些日子脚不着地的忙碌谁都累了,每一到晚上总能看到她们昏昏欲睡中强打的精神。

    “那么看着我心急的样子,你是不是也觉得很有意思?”平淡的语气里夹杂的危险就连趴在金泰妍身边的金泽都紧张得缩成了一团,动物对危险事物的直觉可比人类强多了。

    “怎么会呢,只是当时没考虑到而已……”顶着耳朵上纤细的手指,金泰妍缩了缩脑袋,这个不算借口的借口也确实是当时什么都没考虑,感受着耳朵一点点的旋扭,金泰妍不禁打着寒颤。

    “嗯~~~~”

    “真……真的,我真是忘记了……”听着这一声长长的尾音,金泰妍哭丧着脸,大脑已经想象到了自己耳朵的下场。

    世界嘛,就是因为大到神神秘秘才让人好奇,才会有人不停的去探索。人心嘛,总是猜不清,捉摸不透,才会有那么多人无感概人心的难测。金泰妍以为自己的耳朵将要遭受悲惨命运时,郑秀妍却松开了手,诧异的望着身边人只得来对方一记刀眼:“看什么看不打你还皮痒痒了?”郑秀妍没好气地怒瞪着金泰妍,自己良心大发放过她,她竟然还一副看鬼的样子看着自己,怎么不叫人生气!

    “没,没有,怎么会呢!”急忙摇了摇手,金泰妍可不想再来次提心吊胆,“对了,孩子们呢,该不会在打什么坏主意吧。”想想那一群安分不下来的妹妹们,金泰妍似乎看到了第二天自己更悲惨的命运。

    一想到被恶作剧后的悲哀,整个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心颤,兀然发现自己太过敏的神经,无奈笑笑。还是算了吧,恶作剧玩着才有意思,被捉弄下说不定也轻松点。

    行程行程行程,通告通告通告,还有应下的OST要赶,金泰妍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忙碌的夏天,为少女时代的人气到处奔波,那一双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现在……都已经长大了,即使还不能独当一面也在学会让自己一个人走下去。

    被风吹乱的发在一只手的整理下安静的回到原位,手掌的肉隔着一根根发丝与皮肤隔层相触,柔软的触感让人留恋。眯眯眼很想随随便便找个地方就躺下,夜间的风唤醒了疲惫的大脑,让冲动压在了冷静之下。

    “呐,借你躺会,不许给我流口水!”许是猜到了金泰妍的小心思,郑秀妍拍拍自己的大腿,傲娇的语气倒让人有些忍俊不禁。看看郑西卡一副‘我良心很好’的得瑟,在看看她露在空气中白皙的大腿,确实挺想流口水。

    “那我就不客气了。”抿嘴笑笑,顺势躺了下来,后脑和大腿在碰触的那一刻,疲惫像是看到了黄金美女的军队汹涌而来,一个懒腰都没伸完,整个人软趴趴的趴颓了下去,沉重的眼皮一上一下打着架。

    别过贴在金泰妍脸侧的一缕发,郑秀妍低头嗅了嗅,活动一天后的味道直袭鼻腔,眉间皱了皱,八字眉瞬间吊得老高:“你又没洗澡?”摸摸金泰妍的手臂,黏糊糊的触感带着些许冷却后的冰凉,比自己的手还要冷。

    “嗯……小贤还在洗呢。”疲惫之下是有气无力的轻哼,不仔细听还真容易消散在风中。

    郑秀妍回头看了看,浴室方向的灯还亮橙橙,静下心去听还能听到些许‘哗哗’的流水声,想来里面的人正洗的自在。“也对哦,小贤的洗澡是慢了点。”

    岂止是慢,小家伙不把自己的毛都洗干净是绝不罢休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足够她们洗个两三次,给李桑尼更是能洗上十几次,拍在她后面洗澡的人至少要等上一个小时才行。说起来郑秀妍发现,她们中好事轮不到金泰妍,坏事倒是经常到她头上,不管是谁先起,还是谁先洗澡,金泰妍总是最悲催的一个。

    上辈子一定干了什么对不起忙内的事,绝对!

    “秀妍,我想听歌……”

    郑秀妍一愣,继而莞尔一笑,昏暗月光下的笑容是如此迷人,“好。”轻轻的点头,歌声轻响在阳台的上空,在宁静的夜里随风渐远,像是安眠曲安抚烦乱的情绪,抚平眉间掩藏的忧愁。

    “呐,我们还要过去吗?”拐角的阴影中,金色长发异常显眼,几个黑漆漆的身影在墙边推搡。

    “你敢去?”一个略带惊恐的鄙视声悄然响起,“先不说还没回来的粉红狮子,也不说变成女王的公主,光是阳台边上那只死猫就够我们吃一壶了。”看向睡在黑炭身边的白球的眼中是说不清的悲愤,看来郑西卡的宝贝猫在少女时代宿舍里是称王称霸的一个存在。

    “算了,都撤吧,我们今天是找不了麻烦了。”被压在最底下的‘波涛汹涌’发话了,话里带着丝丝遗憾,重点更是她看向阳台的眼中那熊熊燃烧的大FFF团的标志性火焰。

    “散吧,散吧,可惜了我特别汇蓄的力量,还想准备好好玩一玩呢。”隐约可见最上头的‘竹竿儿’惋惜的表情,左手抚着银色充气玩具剑的剑身,微叹一声气。

    “你?还力量?呵呵,这是我迄今为止听到最好笑的笑话。”底下的‘波涛汹涌’不屑一笑,对‘竹竿儿’的话似乎很是鄙夷。“来来来,孝渊,我来跟你说个笑话,崔秀英有力量!”说罢,像是听到史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波涛汹涌’笑得直接趴在了地上,全然不顾‘竹竿儿’在昏暗中黑下的脸。

    “恩恩,挺好笑的……”边说着,‘张扬的金发’却窝囊的退着步,一离开‘波涛汹涌’和‘竹竿儿’的身边,脚底像是抹了油一样迅速溜进了敞开的房门内,她宁可面对里面闪着刺眼粉红的两人,也宁可去当一个万瓦电灯泡,也不愿成为战火的牺牲者。

    “李·顺·圭!”‘竹竿儿’咬牙切齿的声音不仅没让‘波涛汹涌’害怕,反而反而倒是让她更加‘嚣张’了。

    “怎么,想打架?”‘波涛汹涌’起身挑衅地挑了挑眉。

    “打!我就让你看看到底谁才是笑话!”听得出‘竹竿儿’满身的怒气。

    “好,今天我就让你心服口服!接招!”疾如风,快如闪电,一个眨眼间只看到一只手袭像‘竹竿儿’。

    宁静的夜瞬间被一声愤怒所打破。

    “李顺圭!你个变.态!!!!!”

    变.态!阳台上的人身子一僵,望着睡熟了的人,故作平静扒开了她放在自己骄傲的部位的爪子,那种触感会让她提不起力气,会让她不知所措。

    “hing!睡觉都不安分,醒着肯定也在想什么不好的!”

    虽然在望着你,一直在你身边

    却唯独说不出爱那一句话

    请一直在我身边,只要你在我身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