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冲吧泰妍最新章节!

    “Kissing-you-baby……”

    练习室里放着《Kissing-you》的歌曲,这是少女时代一辑里的歌曲,也是她们即将发行的新单曲。而在镜前跳舞的不是该跳这首歌的少女时代,她们反而都坐在练习室的一边神色各异的看着练习室中央跳舞的舞蹈老师们。

    今天是教《Kissing-you》的舞蹈的日子,这是一首比较可爱、轻快的歌曲,舞蹈想当然也是逃不掉可爱,这是她们早有的准备。可爱就可爱吧,谁叫少女时代现在走的就是可爱风,只要舞蹈合心意,再可爱也没关系,只是眼前的舞蹈老师们手中的棒棒糖让她们无法接受,尤其是最喜欢跳舞的金孝渊。

    当金孝渊看到舞蹈老师拿着塑料做的棒棒糖时她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越到后面脑袋低得越低,要不是对老师们的尊重和金泰妍与崔秀英的压制,直肠子的她也许早就跑去和舞蹈老师们说自己不喜欢这个舞蹈了吧。

    “好了,舞蹈都看到清了吧,有什么问题要问吗?”沈在元拍了拍手,看他的表情似乎对跳可爱舞一点也不排斥。

    练习室很安静,谁也没有开口,余光扫了扫其他人,金泰妍像学生回答老师问题一样举起了手,“在元oppa,一定要拿棒棒糖吗?不能换掉或者跳其他的?”金泰妍知道自己的问题有些不礼貌,毕竟这是沈在元他们努力的成果,可是她必须先考虑成员们的感受,看她们的样子是没人喜欢这样的舞蹈。

    金泰妍的问题沈在元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还是带着一脸笑容,“这个不是我能决定的,oppa只是负责为你们编舞,公司的决策不要随意的反抗,至少现在。”沈在元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严肃,他也知道金泰妍她们不喜欢这样的舞蹈,但是也算是看着她们长大的他并不希望公司会像对Black-beat一样将她们冷藏。

    叹口气,沈在元目光扫着少女们,视线在金孝渊身上停了两三秒又看向了其他人,半响开口道:“舞蹈,喜欢,都可以跳!”

    一句话听起来很不顺,但仔细想想就能想明白其中的意思,金泰妍站了起来对着沈在元和其他舞蹈老师恭敬的鞠了一躬,“谢谢oppa,谢谢老师们,辛苦了!”

    沈在元微笑着点点头,“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我们就开始练习吧。”

    金泰妍看了看沉默的其他人摇了摇头,“没有了。”

    “恩,那就开始吧。”

    舞蹈非常简单,对练习生出身的少女们来说非常简单,几遍下来说不上融会贯通至少也能流畅的跳下来,现在差的也就是对舞蹈的站位、走位的练习。沈在元等人走后,少女们虽然很不喜欢也不愿意,但对职业的尊重和梦想的执着还是让她们对这舞蹈认真的练习了下来。

    时间在认真的时候过得也非常快,转眼就到了夜幕笼罩的时间。

    “孩子们,今天就先到这吧。”不知道第几遍的练习结束后,金泰妍宣布了今天的练习结束,“都回去休息吧,明早还有通告要赶。秀英,我们现在去电台。”说着将外套扔给了仰躺在地上的崔秀英,伸手用力拉起了她。

    “艾古,要不是和你一个组合又是一个房间,或许真会以为你主持过很久的电台。”崔秀英拍拍屁股。

    今天是金泰妍带班第五天,第一天代替李晟敏主持《天方地轴》的时候,老练的主持能力一点也看不出她是第一次当电台的DJ,不知道的或许会认为金泰妍是从其他电台过来的DJ,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是她的第一次电台DJ之旅。几乎看不出什么生疏的金泰妍让电台的工作人员佩服不已,原先他们也以为金泰妍在出道前做过主持,但从崔秀英的口中了解到这是金泰妍的第一次主持后,他们也没有多想,只是认为这是一种天赋,有羡慕也有嫉妒,可也不能否认金泰妍在电台的努力。每当节目到休息时段总能看到她请教人的身影,有向自己组合的妹妹,电台的DJ崔秀英请教,也有向PD,向作家或者其他人求教经验,再怎么羡慕嫉妒也得先承认别人的认真。

    是不是天赋只有金泰妍自己知道,虽然这不是她自己的记忆,记忆的主人也没做过电台的工作,但也是主持过学校的广播站,学校虽小可也是一个小社会。有了龙舞的记忆,再加上向崔秀英、朴正洙他们问来的经验,学着学着就会熟练了。

    “能这么快熟悉DJ的工作还得感谢你的指点和经验,崔老师~!”笑着挑挑眉,金泰妍轻轻拍了拍崔秀英的背。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崔秀英一个风.骚的甩头,自信却不自傲,她很清楚自己教了多少,又有多少是金泰妍自己的努力。

    “好了,我们走了,孩子们回去的时候记得要小心点。”

    “阿拉索,阿拉索,我们知道了~!”李顺圭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再怎么知道金泰妍是关心她们,可那像老妈子一样的啰嗦真的受不了。

    在金泰妍和崔秀英离开没多久,众人也收拾了下准备离开。

    “孝渊,走了。”郑秀妍走到门口时才发现金孝渊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

    “嗯……你们先走吧,我再练会儿再回去。”金孝渊笑了笑,笑容中可以看到一丝苦涩。

    郑秀妍张了张嘴,刚想开口却被李顺圭拉住了手,皱皱眉不解的转过头。

    李顺圭叹了口气,凑到郑秀妍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让孝渊一个人呆呆吧,毕竟这是她最厉害的一方面,现在这方面却只能被遮盖,就让她好好静静。”

    郑秀妍沉默了,她知道李顺圭说的这方面是什么,舞蹈,金孝渊最自豪的也是最喜爱的,可现在她的自豪却无法表现出来,换做是她也许也会和金孝渊一样难过吧。深吸了口气,郑秀妍仰了仰头,对着金孝渊笑了笑:“那…记得要早点回来。”

    “恩,我知道了,你们先回去吧。”笑着挥了挥手,在看到练习室的门被关上后,金孝渊仰躺在了地上,闭着眼不知在想着什么。

    ……

    两个小时的电台主持很快就结束了,撑着千斤般重的眼皮精神萎靡的回到了宿舍。宿舍里安静过分的氛围让金泰妍感到疑惑,和以往入睡后的安静有些不一样,似乎还有些沉闷。空空荡荡的客厅静悄悄的,窗外的光透过窗纱洒落在地砖上,带给黑暗中的房间一丝光亮。隐约间,目光扫到了光亮照射的客厅边缘,披散的长发挂在半空中,外边的风穿过窗户的缝隙吹进,吹起长发的发尾,半空中轻轻飘荡……

    昏昏欲睡的崔秀英霎时瞪大了双眼,侵袭而来的睡意瞬间被吓得溃逃,一股凉意迅速爬上脊背,惊恐抑不住地尖叫了出来:“呀~~~~!唔唔……”惊恐的尖叫才扯到一半,就被一只有点小肉的手给挡回了肚子,崔秀英被吓得整个人猛的一怔,心中的害怕还没加重就被耳边响起的声音平复了下去。

    “别叫,很晚了孩子们也许都睡下了,出什么事了吗?”声音很低却很温柔,很镇定,还有一点吸引人心的磁性,僵硬的身子在耳边声音安抚下松缓下来,砰砰直跳的心也慢慢回到原来的频率。难怪你那么会招人喜欢,只因你一直都是这么温柔,泰妍啊,很安心呢……

    崔秀英摇摇头,伸出手指了指客厅飘在窗户边上的头发,只是这一次却没了刚才的害怕。

    顺着崔秀英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窗户的边缘,光线反射的一角上空挂着一束头发,心猛地一个紧缩,害怕却没有表露在外,整个人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冷静,“我去开灯。”说完松开了捂着崔秀英的手,摸索着墙壁寻找电灯开关的位置。

    ‘啪嗒’一声,天花板上的灯照亮了大半个客厅,窗边吓人的头发也露出了它的真面目,崔秀英无力的靠着墙壁坐了下来,看着挂在架子上的头发狠狠抽搐嘴角,我的妈呀,徐小贤,老娘我上辈子绝对是抢了你的红薯男人,这辈子这么报复我!

    在看到吓人的头发的真面目后,金泰妍也松了口气,她虽然很爱看恐怖片,但不代表她想遇到这样的事,顺顺心走到坐在地上的崔秀英身边将她拉起,“别坐地上,大晚上的着凉了怎么办。”

    也许是她们的动静太大,已经在房间里的少女们纷纷走出了房间,有精神振振也有哈欠连连,但这些对崔秀英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吓得她差点魂飞魄散的罪魁祸首出来了,“徐珠贤!”众人一惊,打着哈欠的权侑莉更是被吓出了精神,目光唰唰的投到了一脸渺茫的小忙内身上。

    崔秀英伸着手,手指颤抖的指着徐珠贤挂在客厅的假发,神情悲愤又幽怨:“徐小贤,欧尼我到底是偷了你红薯呢还是杀了你红薯,用得着大晚上的拿假发吓我吗……”少女们的目光又移到了假发上面,嘴角狠狠地抽了两下。

    这个假发是徐珠贤为了遮挡自己的蘑菇头准备的,美其名曰:保护少女时代的形象,少女们也不在意的随她去了。假发嘛,难免会让人有种不自在,更何况乌漆嘛黑的大半夜,不被吓死也能被吓个半残,君不见午夜惊悚片里的长发是有多飘逸。

    徐珠贤看了假发一眼,有些无辜的皱了皱鼻子:“我没有想吓欧尼,只是带太久了所以把它洗了一遍挂在客厅里晾干。”

    “那你也不用大半夜的挂那吧……”崔秀英都快哭了,不是被吓哭的,而是欲哭无泪,做姐姐的竟然被小忙内这么压制,太丢脸了……

    “白天我还要带它保持形象,当然只能晚上洗了。”徐珠贤脸色一正,一双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正直二字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崔秀英,“秀英欧尼,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欧尼心术不正才会怕鬼!”

    西八!合着老娘在你心里就是个心术不正的货吗!!崔秀英突然很想爆一句粗口,但是理智告诉她,只要她敢发出声音今晚就别想有好觉睡!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崔秀英认栽了,摇着手颓废的往房间晃去,但嘴却依旧不饶人:“今日且放你一马,待本小姐养精蓄锐之后,我们明日再战!不·死·不·休!”

    “好了好了,都去睡吧。”拍了拍手,金泰妍催着众人回房睡觉,环视一眼却发现出房门的少了一人,“孝渊呢?睡了?”金泰妍有些惊讶,以往一有风吹草动绝对少不了金十岁的出现,今天却例外的没了她的身影。

    “她没回来。”和金孝渊一个房间的郑秀妍摇了摇头,要在平时的这个时候她早就睡得昏天黑地,但今天她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金泰妍沉默了,她很快就想到了原因,除了重视的人,也只有舞蹈的事才会让成天看似没心没肺的初丁在意,难怪刚回来的时候会感觉到沉闷。抿抿嘴,金泰妍转身就回了玄关重新穿上鞋子,“你们都回去睡吧,我去看看孝渊怎么样了,顺便把她带回来。”

    郑秀妍咬了咬牙却没有阻止,“早点回来,路上要小心。”她知道阻止是没有用的,而且这个时候也许只有作为队长的金泰妍能把金孝渊带回来。

    “恩,都回去吧。”对着少女们温柔的笑了笑,毫不犹豫的出了门。

    望着紧闭的大门,少女们对视了一眼便各自回房,与其站在门口当个没用的望夫石,还不如好好养点精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