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福晋贤良 第一百零一章 坠马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清穿之福晋贤良最新章节!

    “淇儿!”胤礼一声狂呼,目眦尽裂,他离盈淇还有一段距离,根本没有办法接到她。

    反而胤禛接近了,不过还是有段距离。眼见盈淇已经飞了出去,胤禛皱紧了眉,左脚发力,右脚在马背上一蹬,整个人飞向了盈淇所在的方向。这一借力,刚好拉住了盈淇的左手,身子在半空一扭身,把盈淇从抛飞的状态拉回到他的怀中。旋身再旋身,依靠身法的不停扭转借力,终于平安落地了。

    在众人眼中,只看到四阿哥迎着明媚的阳光,如神子一般飞向天空,抱住了那一缕七彩光芒中的娇弱女孩,然后轻松地旋转落地。女孩那亮紫的裙摆在阳光中闪烁着魅眩的光圈,真是一副唯美的画面。一时都惊住了。

    盈淇迎着那绚烂的阳光,心里却只是想着,自己还是太托大了。皇家,切不说勾心斗角了,竟然连上个学都有生命危险呀。还不得想着怎么自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被拉入到一个温暖的怀抱中了。

    竟是四阿哥。她还以为是十七阿哥呢。在胤禛的怀中,她还四下望了望,看到胤礼正骑马向自己奔来,心里暖暖的。远处雪云也赶过来,再远处一群贵女们似乎也在往这边走,不过那个不紧不慢的样子,看起来都是看好戏的。

    两人似乎落地了。盈淇回过神来。

    望着胤禛那不苟颜色的坚毅眼神,心中却暖暖的,对胤禛感谢着:“四哥,幸好有你!”别人都说胤禛冷酷漠然,然而其实他应该是外冷内热型的吧。不然如何能这般奋不顾身地来救自己呢。盈淇这般想着。

    胤禛看着盈淇那般信任的眼神,任她搂着自己的脖子,这一时自己抱着这个小女孩,彼此贴近得似乎能听到心跳的声音。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刺破了,如寒冰破壁,如春草发芽。

    “四哥,我好晕!”不待盈淇再次表达自己对胤禛的感激,便晕厥了过去。

    “淇儿!”胤礼已经飞速地奔了过来。

    “宣太医!你骑马去,淇儿受不得震动,我抱她回上书房耳房。”胤禛则径直抱起盈淇,边同胤礼说道。自己也向上书房方向奔去。

    “好的。”胤礼把马匹一拉,立即掉头而去。

    胤禛很快就把盈淇送到了耳房。雪云已经赶过来服侍了,喜儿则赶回去禀告德妃了。

    因为胤礼速度更快,因此盈淇刚到,太医也就到了。

    太医搭脉,望诊,众人都安静无声。过了一会儿,太医站起身。“启禀四阿哥、十七阿哥,钮钴禄小姐并无大碍。主要是受了惊吓,奴才开点安神的药煎熬三剂即可。另外手上被缰绳勒伤了,抹一点太医院时常备有的白玉雪肌膏,应该休息几日即可复原。”

    “知道了,你先去开药吧。”胤禛点点头。太医便顺从地退下了。

    “淇儿!淇儿!”德妃扶着喜儿的手进来了。

    “见过母妃!”胤禛和胤礼忙同德妃行礼。

    “参见娘娘!”雪云以及一众宫女太监也忙行礼。

    “免礼!”德妃挥挥手,看着盈淇躺在榻上。

    “老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德妃看着自己妹妹唯一的小人儿就这么躺在榻上,心里还是有点痛心的。从小就七病八弱的,好不容易病养好了,竟然又出这种意外。

    “四妹妹马驹惊马了。”胤禛皱了皱眉,和胤礼对视了一眼。

    “去查查。”德妃凤眼闪过一丝阴霾。

    “是。”胤禛答道。

    “嗯!”盈淇在榻上扭了扭身子,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德妃忙上前去,“淇儿,你感觉怎么样?”

    “姑母?”盈淇一睁眼就看见德妃关怀的双眸。

    “是我。淇儿你感觉怎么样?可有哪里疼?”德妃关切地问。

    “姑母抱抱!”盈淇嘟着嘴,一脸可爱地伸出手去。她由来就知道如何讨得德妃的欢心。

    德妃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儿,萌得心都融化了。竟真的上前,坐在榻上,把盈淇抱在了怀中。

    “姑母,我没事了。就是有点晕。幸好四表哥接住了我,好吓人!我被那匹马一下就腾到天上去了。”盈淇搂住德妃的腰,感觉软软地,还调整了一下位置,小脑袋靠在德妃软软的胸前,边说着。“姑母,我当时飞起来,哇,好神奇。我竟然似乎还能看见姑母的宫殿呢,上次我去姑母那里不是有个可爱的铜铃挂在檐角嘛,我当时似乎又看见了。不过摔下来的时候,我就在想,再也见不到仙女般的姑母了,好惨呀!”

    “你这调皮娃儿!”德妃哭笑不得,和着自己在这紧张了半天,这小丫头根本没当回事。

    “姑母,你可是淇儿唯一的亲亲姑母。额娘不在了,淇儿心里可不就只剩下姑母了。”盈淇嘟着嘴,“姑母,是不是嘛?你难道不关心淇儿。”

    看着盈淇眨巴着萌萌的眼睛,德妃感觉心都化儿。

    “你呀,当然是姑母最宝贝的了。就是调皮!”德妃笑道。

    “对了,姑母,当时有个小太监叫啥小李子的,他可算救了我呢,要不是他帮我拖着马,我都等不着四表哥来救我呢。”盈淇突然想起来了。

    “行,老四,你去处理吧。”德妃对胤禛道。

    胤禛点点头:“那儿臣先退下了。”于是便携着胤礼一起离开了。

    这时雪云把刚煎好的药端了进来。“哇,好苦!”盈淇皱着眉。

    “调皮,药难道还有甜的。良药苦口。吃了药才会好。”德妃望着皱着眉的小人儿,不禁好笑。

    “姑母!我就一点点头晕,休息休息就好啦!”盈淇撒着娇。

    “那怎么行。把药端过来。”一旁的喜儿忙接过雪云的药,跪在榻前。德妃拿起勺子,舀了一小勺药,往盈淇口里喂去。

    盈淇迫不得已喝了一口。可真够苦的。

    “好苦好苦,好好苦!姑母,我还是自己来吧。”盈淇苦得更皱眉皱眼的了。德妃不禁都被她的小样儿逗笑了。

    “行,你自己来吧。”德妃招招手,喜儿忙把药递上去。

    盈淇撑起身,接过药碗,一口气喝了。一旁的雪云立即把蜜糖递了过去。这才把苦味压住。

    “姑母,我眼皮打架了。”盈淇喝了药,感觉自己头又开始有点昏了。

    “想睡就睡,说啥眼皮打架的混话。”德妃摸了摸她额头,温温的,便对着喜儿道,“去把暖轿抬过来,把大小姐送回殿里休息。”

    “是,娘娘。”喜儿领命而去。

    雪云立即上前,扶起盈淇,随着德妃一起起身,返回德妃殿中。

    此时胤禛和胤礼已经返回了上驷园。

    老远就听见纳兰达驹训斥众太监的声音。纳兰达驹是上驷园的主事之一,今天正好是他当差。

    “参见四阿哥、十七阿哥。”胤禛两人一到,纳兰达驹忙带着众太监跪了一地。

    “可查清了是何故?”四阿哥点点头,挥挥手让众人都起身。

    “启禀四阿哥,御兽医来检查过那匹马驹,并没有什么病症。这一批幼马是去年的蒙古马从诞生的,大概是野性发作了。”纳兰达驹讨好地弯着腰答道。

    “野性发作?哼!”胤礼冷冷地哼了一声,“带我到那匹马那里去?”

    “启禀十七阿哥,那匹马发狂导致钮钴禄小姐坠马,已经被击杀了。”纳兰达驹说道。

    “什么?”胤礼吃了一惊,这个下手可真够快的。

    “还没送出去吧。爷要亲自看看。”胤礼可没那么讲究。

    “这?”纳兰达驹有些迟疑。

    “有问题?”胤禛开口了。这个皇子厉来严酷,又已经在户部开始主事。纳兰达驹可不敢有任何迟疑。

    “就是毕竟污秽之地,不敢让十七阿哥......”

    “去吧。”胤禛没多说什么,只是冷冷看着纳兰达驹。

    纳兰达驹没办法,只有乖乖领着胤礼而去。

    胤禛招了招手,一个小太监忙凑了上前。

    “四爷!”

    “有个小李子的,在哪儿?”胤禛问道。

    “在房间里。本来今儿他给钮钴禄小姐牵马,但钮钴禄小姐出了事,之前纳兰大人是要严罚他的。不过看他被马拖了已经没几口气了,就让他回去自生自灭了。屋里有太监看着,如果过不去,今晚就要送走了。如果过得去,之后还有得罚呢。”

    “去看看。”胤禛倒没嫌他啰嗦。然后挥挥手,让其他太监都散去。

    “喳!”于是小太监领路,胤禛跟着去了太监房。

    小李子这时正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其实他本来并不严重,不过是被马匹在地上拖着一阵子,但身后毕竟有伤,就显得血肉模糊的。众人都以为他伤重欲死了,这会儿正在床上呻吟着。

    胤禛在门外看了看,对着领路的太监道:“去取些药给他敷上。今儿的事爷还要问他呢。待能起身了,就到永和宫去报道。”

    “喳!”小太监忙应道,胤禛则转身离去。

    小太监待胤禛离去,便进了小李子房间。

    “李公公!大喜呀!”小李子睁眼一看,竟是平时隔壁的王太监。平时倒没有像自个儿屋里的几个对自己指手画脚的,但也不过是碰面之缘罢了。

    “王公公,我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喜可言呢。”小李子想起之前纳兰主事都没处罚自己,这只能说明自己可能都熬不过今晚了。

    “四阿哥刚才可是吩咐了,要你养好伤去永和宫报道呢。虽说还不知道会不会挨罚,不过至少你今儿个的命可是保住了呀。还不是大喜!”王太监笑道。

    “多谢王公公!同喜同喜!”小李子也很懂事地伸出了橄榄枝,表示你待我好,我自然也感恩。

    “那我就先去太医院给你取点药过来。”能入了四阿哥眼中,总还说不上是好是坏,至少也比默默无闻好多了。

    “多谢王公公了。”小李子这次是真心感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