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故纸堆最新章节!

    “你插花,就是把花放到瓶子里吗?”

    夏至一个怔神,转头看向何栎,笑容绽放,如春光洒满大地。

    何栎嫌弃无比的斜着夏至,他讨厌因为他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笑容,就笑一脸傻相的蠢女人……

    那都是从前了,现在,他是个瘫子……

    何栎的嫌弃僵在脸上,拧过了头。

    夏至扬了扬手里的玫瑰,“这么漂亮的玫瑰,怎么样都好看。

    谢谢你。我很需要这份工作,谢谢你没有把我赶走,何太太说,你之前已经赶走了九个看护,差不多一个月一个。”

    夏至看起来高兴极了。

    “我一个也没赶,是她们自己走的。”何栎声音泠淡。

    “我肯定不会走的。”夏至声调雀跃愉快。

    何栎斜睨了她一眼,按动轮椅,滑回了书房。

    何栎再次跟夏至说话,已经四天后了,一个大雨磅礴的午后。

    “你进来,信封里有个优盘,插到那里。”书房的门滑开,何栎声无表情的吩咐夏至。

    夏至急忙进屋,从信封中拆出优盘,插好,轻快的音乐响起,夏至一个怔神,急忙仰头看向前面的巨幅屏幕。

    屏幕,苍山绿水随着音乐铺陈开来。夏至看向何栎,何栎的轮椅往后退,退到能看到夏至的位置,冷眼看着她。

    “那里,原来是个……养老院,很多濒死的人在那里……等着,我姑姑在那里做看护,我跟她……我没有父母,跟着姑姑长大的,我上一个客人,上一份工作,是在那里,结束的。”夏至的话凌乱又清晰。

    “你姑姑还在那里?”何栎的声调听起来柔和了不少。

    “我上大学前,姑姑跟一个奇迹般好了的病人,相爱,走了。”夏至声音低落伤感。

    “奇迹般好了?”

    “嗯,一个植物人,姑姑护理他,每天唱歌给他听,后来他醒了,好了,赵院长说,是爱的奇迹。”夏至声音里没有半点喜悦。

    “现在呢?”何栎微微蹙眉,她这态度不对。

    “姑姑死了,那是个,”夏至顿了顿,“象你一样的人家,姑姑只念到初中,只在那里做过护理,等他好了,姑姑和他,就是两个世界,他回去了,姑姑回不去了,就死了。”

    何栎沉默的看着屏幕,夏至也不说话了,看到那个短片将要结束,掂着脚尖,刚走了几步,何栎叫住了她,“你上一份工作,在那里结束的?”

    “嗯。”

    “为什么要在那里结束?”何栎见她沉默不语,问了句。

    “哪怕生死,每个人也有选择的权利,我不知道为什么。”夏至从不谈论她的病人。

    “后天他们过来。”何栎仿佛叹了口气。

    夏至有些怔神,安乐死的缓冲时间至少六个月,但选择安乐死的人,六个月的缓冲期后,还没决断的,都不会再寻求安乐了。

    她还有六个月的时间……

    “你看过那段视频?”大约是因为这个决断,何栎今天很想有个人说说话。

    “嗯,天之骄子。很精彩。”夏至走到何栎对面,盘膝坐在地板上。

    “从前越精彩,现在越悲凉。”何栎按下轮椅上的按键,巨大屏幕上,从前的他恣意的笑着,从浪头上冲过,从高山上滑下……

    “有心愿清单吗?”夏至没看大屏幕,看着神情麻木的何栎问道。

    何栎微微怔神,心愿清单?他还没想过,他刚刚下了决断。

    “有六个月,可以列一张长长的单子,很多人都是想去尝试从来没做过的事,不过,”夏至扭头看向大屏幕,“你的从前太精彩了,大概心愿不多。”

    “是。”何栎神情明显放松了许多。

    她对待这件事这样平常平淡的态度,让他心底的那份沉重好象消融了不少,生死,并不是太大的事。

    “要列个单子吗?”夏至看着何栎笑问道。

    “这倒是个难题。”何栎露出笑容,“你有什么心愿?让我参考下。”

    “这个……”夏至托腮沉吟,“我的心愿太多了,都列出来,得比这房子还长,得好好比较下,让我好好想想,列出一张单子,你真会参考吗?能不能带上我?”

    “肯定会,肯定带上你。”何栎看着笑容明丽的夏至,温暖的灯光笼罩着她,衬托得她仿佛是一团温暖的绒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