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反派亲妈她18重人格[穿书]最新章节!

    正文君:喜欢我, 就请用更强大的购买率向我开炮

    姜林夕停好车, 打开车门拿起包正要下车的时候,之前的跑车男孩气哼哼地走过来站在她车门边, 堵住她下车的路。

    “有事?”

    姜林夕坐在车里, 冷淡地问跑车男孩,把跑车男孩给完全问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说话。

    “听说你在网上丢脸了?任教也被质疑是走后门?”跑车男孩痞痞帅帅的半靠在车门上, 带了几分看好戏的语气问姜林夕, 姜林夕没有答话他已经有结论的接着说。

    “早说了你不适合当老师,现在闹成这样, 大家都丢脸,你还是赶紧辞职回家做全职太太, 时家又不是养不起你。”

    天生带一股叛逆不羁坏男孩气质的跑车男孩, 毒舌地劝着姜林夕。

    姜林夕看着他跟时越有几分相似的脸,正要跟他说她已经辞职了,久等她不来办公室的油画系主任忍不住找了过来。

    “姜老师……..”油画系主任王平华是认识姜林夕的车,也认识站在姜林夕车边堵着他的跑车男孩,他先笑喊了姜林夕一声, 然后忍不住严肃下脸,质问跑车男孩最近旷课野到哪里去了。

    “时泽,你还想不想在我们A美学习了,没有请假条居然敢无故缺课半个月!”王平华作为会抓学生出勤率的系主任, 看见时泽就一肚子气。

    时泽作为大二学生见了他却毫无畏惧, 反而理直气壮的说他最近翘课是去做课外实践学习了。

    “我去法国看油画大师萨金的作品展了, 顺便在法国巴黎采风写生, 寻找这学期期末的创作灵感。”时泽说着他这一次的“旷课”行程,然后在王平华气得想敲他脑袋的眼神中,坏笑着反问他。

    “主任,你肯定知道灵感对于我们艺术生有多宝贵,这可是校园课堂给予不了我们学生的东西。”

    “时泽,你别以为我不敢给你记大过,开除你!”王平华被时泽无赖的样子气坏了,警告地说出处分,时泽却完全不怕,还笑嘻嘻地说他舍不得。

    “我可是你的爱徒,你怎么忍心开除我丢你脸!”

    “我可有不起你这徒弟,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十多年前去你家给你上绘画启蒙课!”王平华看着时泽一脸嫌弃,然后“铁面无私”地说,“要不是姜老师之前几次为你求情,你啊,早被我从油画系赶出去了!”

    “这次,姜老师别再为他求情,我一定要给他记旷课大过。”王平华收回看着时泽严厉的视线,转头温和地看着姜林夕说话,说完又严厉的转头训时泽。

    “赶紧滚去上课,今天再缺课,你就等着被我开除吧!”

    王和平轰时泽赶着去上课,时泽嬉皮笑脸的应下。

    转身离开前,时泽还准备叫姜林夕考虑下他刚刚地辞职建议,王平华却在他开口前,先一步苦口婆心劝姜林夕放弃离职。

    “姜老师,你离开A美就是我们油画系的损失,学生们也都盼着你回来授课。”

    王平华自己也没有想到他才同意了姜林夕的离职申请,姜林夕就成了A美能在全国最拿得出手的授课老师之一。

    “现在好多外校生都想来旁听姜老师上课,也都相信姜老师绝对有实力在我们A城美术学院任职,姜老师完全不用怕外界质疑继续留校。”

    王平华提起如今的网络风评,姜林夕和时泽都没关注到,所以完全不知姜林夕之前教育尹瑶四个女生地现场即兴作画视频,被传上网后现在在有多火。

    姜林夕可以说是在油画圈一画封神,成为A美与楚晏齐名的大牛老师之一,受万千学画之人的追捧。

    “好多准备出国学画的学生,看了你现场作画,都后悔当初没报A美,想找你当导师,你快别辞职,回来继续授课吧。”

    王华平劝姜林夕放弃离职,说的所有话时泽都听得一头雾水,他只是在回国的时候听朋友说了姜林夕给他们时家闹丑闻的一点事,网络后续发展他都没来得及看就来学校了。

    “我说了我不适合做老师。”姜林夕在王平华的劝说下坚持离职,王平华又劝了几句,她都坚持不回校来恢复授课,意志坚决的样子看得时泽意外不已,但这甚合他意,所以搭腔帮着姜林夕跟王平华说。

    “她那性子是不适合当老师,完全压不住她带的那帮学生………….”

    “谁说姜老师不适合当老师!”

    按照以往看姜林夕的观念,时泽支持姜林夕离职,但他话才说到一半,几个匆匆赶来的校领导就出言反驳,维护起姜林夕。

    “吴院长?”时泽看着来的美院院长跟其他几位校领导,露出了惊讶到神色,但这些领导却没花心思注意他,全围着姜林夕跟王平华一起劝她继续留在A美任教。

    “我都通过了离职申请,我不会回来的。”

    姜林夕在众人劝说下,依旧坚持不改离职的打算,领导们劝了又劝听她还这么说,吴国北不得已拿出他学院院长的身份说事。

    “你的离职申请我不批准!”

    “主任都批了!”

    “主任权力大还是我院长权力大?我说不批准就不批准,你们主任批的同意无效,在我这里不通过,现在驳回!”

    吴北国霸气的拿出他比系主任大几级的“官位”,掐了姜林夕离职申请已经签署通过的心思,姜林夕意外的看着他,他为此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说。

    “我可是记得姜老师之前跟我们签的在编大学教师任教合同,里面规定的最低服务年限是五年吧?这才过了四年,姜老师还有一年服务期,我作为校领导不通过你的离职申请,你不能违约强离吧?”

    吴北国拿任职合约说事,挽留姜林夕的心思可以说十分迫切。

    这里面的迫切,不仅仅是她看了姜林夕当场作画展现的惊人绘画天分,还有她已经自成一派的画技和画风。

    这是多少油画大师中也难找到的瑰宝,爱才心切,也爱美术教育心切的吴北国现在也是舍下脸面来强留姜林夕了。

    因为懂得姜林夕绘画才能厉害之处的吴北国知道,A美学生能跟到她,别说是一年的授课时间,就是只听她一节课,只看她现场画一次画,都能从中受益匪浅,学到太多拔高他们未来绘画之路的东西。

    “别呆在这里,走走走,去我办公室谈。”

    吴北国用他不批准离职申请跟原主的任职合同难住姜林夕后,马上笑着招呼所有人去他办公室细谈姜林夕以后的授课任务。

    “我准备跟教育局打报告,把姜老师的职称破格提一提。”

    吴北国带着姜林夕和其他校领导一起离开的时候,提起了要把姜林夕的教师职称从讲师提升到教授,想给予她做博士生导师的教育资格。

    原主跟学校签有最低服务期(五年),现在头疼死姜林夕,跟着几个校领导离开停车场的路上,她在意识里跟姜蕙商量这件事的解决办法,本意是想让姜蕙帮她找到能违约的解决办法,姜蕙却劝她要有契约精神,叫她顶上原主,干满最低的五年服务期。

    “只有这个学期和下个学期,这个学期还马上结束了,时间也不久。”姜蕙这样劝姜林夕,姜林夕很头疼,几个校领导还一直想跟她商量以后升为教授职称的授课任务。

    这类授课任务包括带那几个年级,上什么课,多少学时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听得姜林夕头大,她最烦也最怕这些职场琐事。

    “我不管了,蕙姐你来帮我跟他们谈。”姜林夕想逃离职场问题的意念太强,很快她的人格意识躲了起来,姜蕙人格意识自动控制了整个身体。

    “这些我们可以到了办公室,坐下来慢慢谈。”

    姜蕙人格替代姜林夕人格替代的悄无声息,从外看她的身体,她只有一个很微小很微小的停顿动作。

    这个停顿动作,如果没有人死盯基本不会发现,发现了这种迟疑的停顿也看起来很自然正常。

    所以一路边走边跟家姜林夕商量以后任职课程的校领导们,完全没发现姜林夕已经变了一个人。

    就算姜蕙一“上位”,马上用她比姜林夕略快一些的语速,建议大家坐到办公室慢慢谈,还习惯的从包里拿出了一副眼镜戴上,这些领导也没有发现姜林夕整个人从语速、语调到眼神、步伐和气质上的多方面改变。

    他们只觉得“妥协”不离职的“姜林夕”变得对继续任职的态度积极了起来,也对他们提出的各种授课问题犀利了起来。

    虽然同意服从合约最低服务年限继续任职,也愿意接受他们做了大变动的授课课程,但每周教学工作却坚持只完成合同上额定的十课时(每课时45分钟)。

    “每周给我排课超过十课时我就不上了,这每周的十课时,可以的话,请尽量安排得集中一点,别太分散耽误我去做其他事。”

    姜蕙虽然不希望姜林夕在工作上做没有契约精神的事,但也为她在谈判中争取了最有利她的授课日程。

    “行,十课时就十课时,给你安排在周二跟周三如何?”

    几位领导虽然很希望她多给学生上一些课,但更怕姜林夕甩手走人,一节课也不上,所以只跟姜蕙纠缠了这个工作问题几句,看她态度坚决也不继续说服她,定下她每周二跟周三来学校上专业课。

    __________________

    姜林夕被几个校领导从停车场簇拥着带走的时候,时泽整个人看得目瞪口呆,他不知道姜林夕有何种能耐,选择离职了,还能被学校这么多大领导找来做劝阻。

    “姜林茂,你姐姜林夕现在怎么回事?不是被网友嘲走后门才当A美老师的吗?”

    时泽打电话联系原主姜林夕同父异母的弟弟姜林茂。

    姜林茂这时候正跟一群朋友在几栋高楼上玩跑酷,危险的攀爬和跳跃一个接一个不说,还敢分心接起时泽的电话,边跑边说话。

    “好像网上出反转了,有黑客帮我姐收拾了那些键盘侠,我姐也被你们系的学生爆出作画视频,证明了她的天赋,我不懂画,但是能从视频里看出我那三锤打不出两个屁的姐姐,深藏不露有几把刷子。”

    姜林茂在电话里漫不经心的说着姜林夕的事,时泽追问什么画,姜林茂叫他自己去查。

    “网上最火的视频,你一搜就出来了。”姜林夕说着做了一个“猩猩跳飞台”,从一栋几十米高的居民楼平台,猛地发力”飞跃“到另一个居民楼的高台,两栋高台之间拥有一个乒乓球台的距离。

    “你他妈又在玩命呢!”

    时泽在电话里听到呼啸的风声,也听到姜林茂落地的声音,猜出他在外跑酷,笑骂了一句,那边也笑着邀请他来玩。

    “我不爱玩这玩意!”时泽跟姜林茂撂下这句话后挂了电话,上网查看了姜林夕的作画视频,然后惊得合不拢嘴,飞跑去姜林夕作画的第一工作室,想要现场看看成品画,却被告知画被院长吴北国取走了。

    “之前姜老师的画,有外校的人组团来偷,吴院长知道就亲自过来,把画搬到了他的办公室,说画在那里等干燥,然后再装裱起来,挂在学校的展厅。”

    一个同学说了简林夕画的去处,时泽马上转身跑去校长办公室,十分迫切的想细看那画在一张画纸的两幅画,却在半路遇到从校长办公室走出来的“姜林夕”。

    “喂!”时泽看到“姜林夕”,下意识的喊了她一声,但她听到了却没有理,脚步不疾不徐地走她的路,时泽被她这无视的模样气到,跑到了她面前,堵住她的路又喊了一声“喂”,然后不高兴地问她干嘛不应他。

    “你叫我吗?”姜蕙被时泽拦住,推了下鼻梁上的平光眼镜,然后冷静无比地抬眼质问时泽,“你是不是忘记你的礼貌,忘记见到我该叫什么了?”

    “我…….”时泽在姜蕙的质问下,本能的想说点什么,但一对上姜蕙平光镜下,睿智沉静地仿佛能洞察一切的眼睛,他就忍不住心虚,然后低声喊了她一声。

    “小婶婶!”

    时泽这声“小婶婶”喊的极度不心甘情愿,本以为“姜林夕”会满意了,哪知她却肃着一张脸纠正。

    “在学校请叫我姜老师!”

    无数跟这件事无关的网友,喜滋滋地看着那些键盘侠的“自拍”照VS原主被偷拍的丑照,群嘲他们攻击原主姜林夕长得丑的“勇气”。

    ..........

    【这个@奈奈茫妃,长得好辣眼睛,丑出我对人类的新认识!

    脸大如盆才敢骂姜林夕丑,不过seriously,她脸真的跟盆一样大233333333镜头都装不下了】

    【这些人不仅仅外表丑陋,内心也丑陋,看看他们骂姜林夕的词汇,又毒又恶,完全不相信是一个正常人能骂出来,丑逼这词汇其实是为他们这类人量身定做的吧。】

    【大半夜我为什么要这么伤害我自己,这些被挂的丑逼真的丑爆了,好想自戳双目!】

    【不行,我要多看两眼姜林夕洗洗眼,跟这些丑逼放一块,姜林夕完全是天仙级别。】

    ………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原主姜林夕被偷拍出来的丑照,单看跟《静》中完美的油画肖像有着很大的差距,没有《静》里面漂亮,但是这不代表原主姜林夕就是一个不漂亮的女孩。

    原主能被当作油画模特,画成带给他人无限美好想象的女神,她的颜值就要比很多人高。

    《静》中的原主颜值打十分,现实里的原主颜值也至少能打八分。

    原主的容貌,姜林夕穿越后特别看过,五官精致且比例十分完美,超级颜控姜小艾在她照镜子的时候,还兴奋的说她喜欢这张脸。

    这样一张脸,姜林夕在镜子中看到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缺陷,看了网络上爆出的偷拍丑照才发现原主身上的缺点。

    原主有双漂亮的眼睛,但是却非常无神,浓浓的自卑和怯懦还藏在里面,坏了她好好的一副皮囊。

    这一点,姜林夕也有些为她遗憾,觉得她如果自信一点,眼睛拥有属于她的神采,那么她整个人的形象,可能不会输给《静》中“自己”。

    不过原主姜林夕丑照上的颜值,也完全吊打那些攻击她丑的网络键盘侠。

    所以可想而知这些键盘侠在网络群嘲中有多恐慌,第一次面对网络苛薄的语言暴力,这些键盘侠被嘲得怀疑人生,求爹爹告奶奶的希望抹除他们在微博上的“自拍”丑照。

    姜林夕的这条微博在发布半小时后,因为遭到上万人举报,被微博管理员以有害信息删除。

    姜林夕的微博账号也因为涉及盗号等危险因素被暂时封号处理。

    但是#油画女神被盗号挂丑逼#热话题却没有撤掉,反而因为封号而热度攀升到头条的位置。

    …………

    “哈哈哈哈,微博上那些键盘侠疯狂举报我创造的话题,哈哈哈哈............先不说这个话题不一定被他们举报撤了,就是真被撤了,他们以为这就算完了吗?.............我还让乐乐去豆瓣、天涯、贴吧发了贴,估计那边也都热闹非凡,好事网友还开始拿他们的丑照做表情包了哈哈哈哈哈哈...........明天他们的丑照弄不好还会火遍全球哈哈哈哈哈.............”

    姜林夕查看微博上的发展,姜小艾在一边兴奋地说着#油画女神被盗号挂丑逼#会有的后续。

    姜乐乐做完这些事后,反而很安静的呆在心灵共存室里,跟几个孩子人格在其他成年人格的安抚中,慢慢沉睡了下去。

    “苏慕,收尾干净吗?”姜林夕确定姜乐乐睡去后,询问精通黑客技术的人格苏慕有没有在网上留下会被捕捉到的痕迹。

    苏慕傲气十足的表示,“我办事,大家尽管放心!”

    “任何人都查不到这里,夕夕只要对外坚持被盗号,一切是雷锋做的就行了。”

    苏慕是一个男孩子,声音略微有些低沉,但带了一些跳脱,跟16岁的姜小艾嘻嘻哈哈闹在一起,根本看不出他其实是一个26岁的成年男子。

    不过苏慕性格跳脱,但办事一直如他所说那样令人放心。

    “夕夕,刚刚我顺手查了下,你穿的姜林夕网络上被爆出的丑照是这几个人做的,她们都是A城美术学院的女学生。”

    苏慕在姜林夕掌控身体的时候,跟她一边说着调查,还一边动着他意识能长期“寄存”的左手,飞快的敲击着键盘,把几份学生档案调出来给姜林夕看。

    姜林夕记下学生档案上的几张面孔没说什么,苏慕关闭了信息页面,然后又带炫耀地调出一个男人的工作证件照。

    “猜猜他是谁?”苏慕语气里充满了兴奋,好似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

    “是谁?”姜林夕顺着苏慕的表现欲问,苏慕马上迫不及待地用左手输入了一串代码,调出了那个男人的所有信息。

    “嘿嘿,想不到吧,网上会质疑姜林夕是走了后门才成为A城美术学院老师的网络舆论,全是由他引导的吧。”

    苏慕洋洋得意说着他查到真相,姜林夕没有太意外,因为之前她就觉得原主面对的网络暴力和诋毁背后是有人在推波助澜。

    “常非,38岁,A城美术学院油画系教师,在姜林夕以油画女神走红网络时,特别在网上雇水军爆出姜林夕是华国地产大亨姜氏贵女,还爆出两年前姜家曾为姜林夕给A城美术学院捐了一整栋教学楼的消息,后面一直雇佣水军在网上带节奏,制造姜林夕是凭家世和捐楼才走后门成为美院老师的网络舆论。”

    苏慕一边把他追踪到的网络活动痕迹告诉姜林夕,一边从A城美术学院信息库调出了两份大学教师职称申报表。

    “这个常非跟姜林夕,现在同是A城美院油画系的讲师。这次两人同时向学校申报副教授职称评定,我预估常非是怕他在副教授职称评审上PK不过姜林夕,才顺着油画女神事件,制造姜林夕走后门晋职的网络舆论给学校施压,以便于他之后评审上副教授。”

    苏慕说着他对常非制造网络舆论的目的的猜测,姜林夕根本懒得猜常非对原主下手的原因,直接叫他把常非雇用水军和营销号制造A城美术学院“校园丑闻”的证据整理出来。

    “把这些证据群发给A城美术学院现任领导,然后再挂一份到网上。”

    姜林夕吩咐苏慕做完这件足以让常非身败名裂,自食恶果的事后,开始用电脑整理原主跟时越的离婚协议,准备弄好了发给时越,那边若无异议,两人尽快去民政局办理离婚。

    “为什么不多跟时越争取财产分割,还放弃索要他愿意每月支付的赡养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