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古门祭祀最新章节!

    幻境,一种迷惑人心智的虚幻之地,有的是因为地利天时而成的天然幻境,不过也只是昙花一现,眨眼之间便消失了,还有的就是人为布置的幻阵,当然,人为都是有他者目的的。

    三人同行走近老汉家,

    完全竹子做的房子,院里鸡鸭啄着食。

    老汉那年轻的妹妹早已迎了上来,一副热情的笑脸,老汉跟她寒暄了两句,而我则是在后面观察,整个小竹村建在半山腰处,一流的木制房屋,遮掩在丛林茂竹间。

    “呵呵,瞧我这脑子忘了这还我有人呢!大哥,这两位是?”

    老汉妹妹突然转开话题,看向我和杨秋两个外来户。

    “哦,我们是旅游的,正巧来时遇见了大……额,大爷,今天就跟着大爷来这看看。”

    杨秋跟她解释到,不过提及老汉,又看看年轻女子,他也有些懵逼,这辈分……

    “哦,那进来吧,若是不嫌弃你们中午就在这儿吃吧,”她也没怀疑,而是热情的招呼我们进屋。杨秋笑着答应了。

    …………

    竹桌上,三杯热茶冒着旋转的白气,我和杨秋并排而坐,看着屋里的装饰,真实虚幻,分不清楚,就是总觉得哪里感觉不对头。

    “大爷,您离开家时您那妹子多大了?”

    我压低声音,看着老汉问道。

    “恩……好像也就二十出头!”

    嘶!

    几十年不变,她这是成精了。不是说建国后不能成精吗?

    “师兄。”

    “我听见了,不过不要太早下结论,这事太离奇了,等一下她进来咱们左右敲击一下。”

    杨秋看着正在房外做饭的女子说道。

    “来喽,野山鸡,大家都吃点。”

    老汉妹妹将烧鸡端了上来,四个人围着一个竹桌子开始吃饭,半饱之时,杨秋打开了话题。

    “那个,额,我就叫你妹子吧,好吧。”杨秋看了看老汉,有些尴尬的说道。

    “我听你哥说当年村里人都被杀了,只有你哥和几十个猎户活了下来,那你,是如何活下来的?”

    杨秋这一问,所有人都停下了筷子,都看着那女子。

    而那女子听完他的话明显的愣住了,好半天才抬起头然后颤抖的说道。

    “怎么可能,当年根本就没有什么屠村杀人,我们全村人都活的好好的,我哥哥不是出去闯荡了吗?”

    女子的话让我们所有人都是惊鄂万分,如被雷霆批到了一般。

    “不,不可能,我明明见到你们被那些恶魔杀掉的,而且尸体都……怎么会?”

    老汉突然激动的叫了起来,很怕我们不相信。

    话音落去,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两个人两个说法。

    若论信谁,唯有老汉可信,因为他身体上的伤痕,都是真实的。

    但是那女子……有些匪夷所思。

    “那,村里的人都还活着?”

    杨秋打破沉寂,发声而问。

    “对啊,我哥肯定是失忆了,你们可以去看啊,村里人都活的好好的呢!每天都还出来耕地种菜呢!”

    女子咽了小口鸡肉,看向我们恶眼神十分之坚定的说道。

    “哦,呵呵,也好也好,那我们吃完饭就去村里溜达溜达。”

    杨秋顺势而下,一桌人都不说话,安静的吃着饭。

    一餐之食,身体充满了能量。休息片刻之后。我们就走出老汉家,果然,在往村里走过不久,我们就见到了老汉的熟人,那熟人没有认出老汉,对于我们只是点头就略过了。

    “大爷,那人您认识吗?”

    “认识,他是当年的村长,可是他也……”老汉还未说完,杨秋突然打断了他的话“好了,您能记起当年的那个祭坛吗?”

    “能,”

    “好,现在就带我们去。”

    随后,我和杨秋一同跟随老汉而去,在村东边一片荒芜之地,杂草丛生,气息有些凄凉,一个正如老汉所描述的祭坛安静放置着。

    “就是那,可是当年这里明明有些很多尸体,可如今那些尸体……”

    老汉摸着下巴,有些疑惑,对于当年事他一辈子都难忘记。

    “大爷,您好些年没回来了,先回家看看吧,浩轩,咱们去那看看。”

    杨秋找了个借口支开了老汉,我跟在后面警惕的跟随。

    “师兄,怎么了,有问题?”

    我看杨秋一脸严肃,而且自从见到那个祭坛后眉头没有分开过。

    “有问题,而且还很大,这祭坛是由死人骨灰和的泥土,在用山间阴竹搭建而成,在这里形成一个漩涡死局,将周围阴气引入,在加上那次人祭,恐怕如今那僵尸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不过究竟是什么,还要在往深处寻找。”

    “师兄!”

    杨秋正看得起劲时,我却发现事态不好了,周围一道道人影出现,是那些村民,此时的他呢不论老幼皆是一副行尸走肉的状态。

    “我知道了!这是个生死祭,是用来复活已亡人用的。”

    杨秋也不管那些村民,大声的将自己所发现的说了出来。

    “我去,你现在还管它干嘛,这些人怎么回事。”

    看着一步步逼近的村民,我有些焦急的说道。

    “把符纸拿出来,我到想看看,究竟是何物作祟!”

    我把手伸入腰包处,暗中摸索,每次出门都要带一些符纸,以防一些不测之事。

    吼!!

    低沉的嘶吼,那种声音根本不是人的声音。

    血红的眼睛爆裂欲将出来。

    “拿符点眉心,小心!”

    杨秋吩咐到,然后转身抽出绑在腿上的匕首,对着村民刺去,现在看来,这些村民有些大问题。

    “看符。”

    一双手臂划过,险些将我腹部划出口子,翻手一张符就贴在了那人头上。

    顿时那人的面色突然扭曲,一张脸皮脱落,紧接着是一副皮囊,落在地上,最后从皮囊口中吐出一只老鼠,迅速的钻入地下,消失不见了。

    “煞穿皮!”

    正跟其他村民大斗的杨秋也看见了同样的场景,眉头一斜。

    煞,为阴邪之物,凝聚阴气而生,而煞穿皮,就是将死去动物的皮囊穿在身上,用来掩盖本身,而老鼠本性属阴,常年在地下生活,是煞的最佳载体。

    “妈的,怎么这么多?”

    我不由的咒骂了句。

    心中邪火怒烧,嘭的一声,将愤怒聚集在脚上,一个飞踢硬生生的将老鼠提了出来。

    烟尘弥漫,嘶吼声依然不断。

    又是一团乱斗,我和杨秋总共解决了十几个村民,说实话,这种煞并没有多厉害,只是一种操控皮囊的普通煞,只不过是数量多,一时半会解决不了。

    突然,在周围林中一股笛声悠悠传来,那股清凉与寂静芳清。

    剩余的村民都停下了动作,缓缓无神的向村里走去。

    “师兄,看来是有人暗中操控,追去看看?”

    “不了,那人不在村中。”

    杨秋松了口气。

    “不在村中,那在哪?”

    “大山深处,那人可以操控笛声的传播,所以他在山里吹笛子,我们在村中就能听见。”

    “那现在呢?”

    “去祭坛那。”

    由于打斗的原因,此时的我们离祭坛已有一段距离,跟着杨秋收拾好东西又向祭坛走去,然而正当我们回去时,诡异的事情又发生了,那祭坛之下,土地翻转,一根根白骨从地下掀土而起,白玉般的骨节,一块,又一块,在空中悬浮,然后拼接在一起,骷髅头张合着牙齿。

    嘎!嘎!

    令人厌恶的声音骤然而起,席卷周围的荒芜。

    “小心!”杨秋提醒了一句,接着就展开架势。

    那些骷髅一具一具的出现,最后张着大嘴飞扑而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