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反派亲妈的精分日常[穿书]最新章节!

    正文君:喜欢我, 就请用更强大的购买率向我开炮  找到没有沾染颜料的一小块空地,姜林夕从颜料盒里取出她要的四个颜色,然后拿起一支画笔调了一个色就开始在画布上下笔作画。

    姜林夕从用油彩颜料画第一笔开始,下笔就很快, 没有任何犹豫和停顿,很多注意到她的学生因此以为她在即兴创作, 才没做常规的构图起稿, 也没进行太多思考就进行作画。

    然而等姜林夕以调出的高级灰,画出尹瑶跟另外三个女生的脸部轮廓,学生们才看明白姜林夕是在画四人的肖像画。

    “我去,人物群像油画居然不起稿直接画啊!”

    孟东阳位于姜林夕身后不远的地方,本来是在专心完成他的研究生毕业作品。

    后面因为尹瑶几个女生的怒吼,孟东阳好奇抬头, 然后看到姜林夕并非画笔勾描, 而是用大面积上色的笔触“擦”出四人的脸部轮廓,所以一时间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一刻, 孟东阳惊讶的事情太多了。

    他不仅惊讶姜林夕画人物群像不先用素描起稿,再用油彩勾勒铺陈,还惊讶姜林夕手法独特的寥寥几笔,就用媒剂油调色铺陈出尹瑶和另外三个女生的面部轮廓, 这面部轮廓之写实, 就是上面还没有五官, 看得人也能一眼分清她们谁是谁。

    学过油画的人会知道, 画一幅写实主义风格的画作, 画前先起一个底层素描做辅助的重要性。

    当然也有画家敢不起稿直接画,但这类敢直接画的画家都有远超其他人的色彩造型塑造天分。

    常人经过大量训练,都不一定能达到这类大师随心所欲直接画出来的水平,姜林夕如此“艺高人胆大”地【擦】直接作画技法,也还是孟东阳第一次见到,或者说孟东阳读到了研二才知道还有这样的直接画法。

    “这不会是她独创的画技吧?”

    孟东阳看着姜林夕快而稳地作画,忍不住猜测姜林夕独特的直接画法技巧是她独创,但是猜完他又马上摇头说不可能。

    因为比起直接起画的难度,开创新的油画技法更加有难度或者说需要天分,不然你看看油画历史长河中,有多少油画大师能创造对后代画家有深远影响的油画技法,大多还是延续前辈的油画技法来做艺术创作。

    “天啊,姜老师画得好快呀!”

    在孟东阳纠结姜林夕独特的直接画法时,很多学生已经不自觉被姜林夕色彩轮廓越来越明显的画作吸引,他们惊讶画布上形神兼备出现的尹瑶四人,也惊讶姜林夕完全不假思索地下笔速度。

    “尹瑶,徐珍珍,你们别动,让姜老师好好画。”

    尹瑶几人发现姜林夕埋头作画,不知道她在画她们,见同学围着她,忍不住走过来想看看,却被一个站姜林夕身后的女生出声提醒她们别动,怕作为模特被画的四人动了影响姜林夕参照,哪知姜林夕画这幅群像,从头至尾都没有抬头看尹瑶四人,她决定作画的那一刻,脑海里已经有了固定成像。

    “她在画我们吗?谁给……..”

    尹瑶听到女同学的画,才知道姜林夕在画她们,有些气恼地跑过来,不想姜林夕以她们的形象作画,怕姜林夕丑化她们。

    然而尹瑶跑过来看了姜林夕的画才发现,姜林夕把她们画得栩栩如生,没有丑化她们不说,姜林夕对她们脸部肌肤和五官的处理,还极富美感,把她们这年龄正直青春健康的美都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莫名给看得人一种好感。

    看到姜林夕没有丑化她们,还把她们画得那么好,尹瑶一时间心情有些复杂,憋在心里想找姜林夕麻烦的火气,在众多同学面前也不好意思乱发,只能咬着牙去审视姜林夕绘制的整幅画,然后比其他同学先一步发现,画布右下角巴掌大小的位置,很突兀地存在着一片跟群像画朴素简洁格格不入的绚丽色彩。

    那片色彩很抢眼却没有被其他人发现,完全是因为其他学生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姜林夕给尹瑶四人的面部神态做细致的技术处理。

    这类技术处理,姜林夕做的手法十分精妙独特,学生们都没有看过。

    见姜林夕每次成功地运用这类技法后,把尹瑶四人的脸变得更加生动传神,学画的学生在惊诧姜林夕的绘画技法的时候,还都下意识的去揣摩姜林夕的这种画法。

    这些学生都在深思他们是否能学习姜林夕展示的技法,将来运用到他们的绘画之中,所以他们这时候根本无心观察画布其他位置,也就没有发现姜林夕偶尔调色或者等颜料干燥会有的小停顿和小动作。

    “额?”

    尹瑶发现那块突兀的边角色彩,先以为是姜林夕乱涂的色|区,但随着她被色彩吸引仔细去看,却发现那居然是一副构图完整的小画。

    “噢!”

    尹瑶发现那个不到巴掌大小的位置居然是一副小画,小小的惊呼了一声,然后难以置信的蹲下身,拉近距离去查看那幅在画布边角的小画,很快发现那居然是一副色彩极为奔放的抽象画。

    这幅小小的抽象画,里面居然容纳了足足五张支离颠倒的女性面孔。

    这些面孔上的眼睛、嘴唇、鼻子错位摆放,非常杂乱无章,看起来荒诞至极不说,其中四张还以一种极为扭曲怪诞的方式,杂糅卷裹在一起,形成一张巨大的脸中脸,给人十分糟糕可怕的视觉刺激。

    他们奇形怪状的眼睛珠子,还齐齐斜视着另一边独立的一张面孔,而这张独立面孔的眼睛珠子却是画在下方,以低垂眸的动作俯视地面上一群路过的蚂蚁。

    尹瑶仔细看完那幅明显带着讽刺意味的抽象画,一开始并没有把这幅画联想到她们四个女生跟姜林夕身上,是画这幅画的继人格【姜沫沫】,发现尹瑶在看她的画,激动地忘记姜林夕这一刻还在画她的群像油画,意识强烈的操纵起姜林夕还在中部绘画的手,把她挪到右下角紧挨着抽象小画的位置,写上了《嫉妒的女人们》六个字。

    《嫉妒的女人们》是姜沫沫给她画的抽象画取的名字,她写完怕尹瑶不知道,还特别画了个箭头指向小画才放开对右手驱使,让姜林夕继续掌控右手去作画。

    “沫沫!”

    姜林夕看着画布上的群像画上被姜沫沫拖出来的一条突兀的笔触,忍不住在意识里喊了她一声,只有13岁的姜沫沫马上发现她做的“坏事”,愧疚的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很努力地收起意识来不再给姜林夕添乱。

    “没关系,我知道沫沫不是故意的。”

    姜林夕听了姜沫沫的道歉,倒也没怪她,这小姑娘在她画画的时候,已经很克制没有随随便便跑出来,都是趁她等画层颜料干燥做罩染的空隙,才跑出来快速的画几笔她的那幅抽象画。

    后面突然激动失控,姜林夕也能理解。

    不知道是不是穿越这件事过于惊奇,姜林夕早发现体内愿意让她感触到的几个稳定继人格从穿越后都有些过于活跃和兴奋,他们这样激动的状态,很容易出现姜沫沫刚刚失控地抢占她整个身体或部□□体控权的情况。

    这样的情况,虽然会给姜林夕带来一些麻烦,但是姜林夕却觉得等大家平静适应下来穿越,应该就会好多。

    “沫沫若是还想画画,等我画完,给你换一张新的画布,你慢慢画。”姜林夕一边拿着画笔填涂遮盖掉那抹突兀的笔触,一边在意识里给她“发福利”。

    姜沫沫是她十八个人格中,能被称为绘画天才的继人格之一,小姑娘平时都是很安静的呆着,唯有在绘画上表现得积极主动。

    今天小姑娘被尹瑶四个女学生激起创作灵感,若是小姑娘不懂克制,不管不顾的想要作画,那么她跟姜林夕完全不同的画风和喜好,很可能为了共同想画的一副画而“打”起来。

    曾经有段时间就是这样,姜林夕作画的时候,就常常跟体内的绘画天才们“打架”。

    那时候正好是他们人格之间知道彼此存在,开始碰撞着做沟通的磨合期,姜林夕在心理医师的建议下,开始打破一个埋藏很深的心结重新学画,但她体内却已经潜藏了11个绘画天才。

    其中六个狂热地喜欢绘画的天才,一遇到跟绘画有关的事,就忍不住像姜沫沫今天这样跳出来“秀”一手。

    能想象吗?因为喜好和审美不同,姜林夕那段时间按老师吩咐画一副油画,可以出现姜林夕前脚画了一笔自己喜好的笔触,后脚某个“油画天才”人格不满意,或者不欣赏就直接拿画刀给铲了,他自己画一笔。

    再或者他们几个人格可以因为一个调色吵得不可开交,什么你喜欢明亮,我喜欢暗系,她嫌弃我的简约风,我讨厌他的幻想风……….那真是一段噩梦时期。

    不过好在后面因为共同经历了一些事,这些继人格大多数开始变得有意识听从姜林夕的安排,彼此懂得谦让和克制,不再哄抢和争执着做某些事。

    这是一个很好的共存现象,姜林夕都积极践行。

    若今天姜林夕作画没有特别的想法想传递,只是简单展现绘画天分,那么姜沫沫想画画,姜林夕可能会直接让她来画,反正姜沫沫的绘画天分也能直接的告诉姜瑶四人,她们在普通人面前自视甚高的一点点绘画天赋,在她“们”这些世界公认的绘画天才面前根本算不了什么。

    但今天姜林夕选择作画,是有她的个人想法要传达。

    “蹲着看那么久,看到你真实的模样了吗?”姜林夕修补好姜沫沫弄出来的突兀笔触,突然偏头问蹲在画架边一直没有站起来的尹瑶。

    尹瑶不知什么时候移开了看《嫉妒的女人们》的视线,开始以蹲的姿势,痴痴呆呆地仰望着姜林夕画成的人物群像油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