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妻王爷,刁妃难养 137 记忆回归,下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克妻王爷,刁妃难养最新章节!

    克妻王爷,刁妃难养,137 记忆回归,下山

    轩辕胤寒转身,便见不知何时已经走进来的呼延锋正厉声呵斥阻止,“不能贸然帮珂儿解毒,你们这是在害她!”

    而已看见呼延锋的身影,轩辕胤寒便目光一冷,猛的冲向呼延锋,紧紧攥住他的衣襟,怒目而视,“是谁要害她!你既然手中有蛊毒本源,为何不拿出来!你是想害死她吗!”

    “哼,交给你,成全你瞒住事实的私心吗!”呼延锋也是满目怒火,在轩辕胤寒的大力钳制之下丝毫不落下风,一时间,在两人周身四处弥漫着恐怖冷冽的骇人冷气。舒悫鹉琻

    随后赶过来的苍轻綦岳等人一来就看见两人如此张弓拔弩的架势,大惊。

    苍轻气急,大声呵斥道:“现在是你们两个打架的时候吗,还不快想想办法怎么让琉珂醒过来!”

    两人这才回神,满目心痛的回头看了一眼榻上沉睡的琉珂。

    “还不快将我放开,蛊毒之源就在我手中,我已经确认过是真的,你先去准备将拭忆符取出,我要准备一下。”

    呼延锋正色而急切道。

    轩辕胤寒尽管还是十分不满,但此时也不再计较太多,冷冷放开呼延锋,便几步走到榻前,询问云霄殿主该如何做。

    窗外有倾盆大雨落下,带着闪电和雷鸣的炽烈,屋内也是一片忙乎,好在在关键时刻,呼延锋带着最重要的东西出现,否则琉珂的状况定然不会乐观,有了可以解毒的办法,还有云霄殿主在,轩辕胤寒这才松了一口气。

    夜深,外面的雨水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琉珂此时也*在一片混乱朦胧的梦境中。

    梦中,红火将夜色照得通亮,红色的鲜血在半空中激散弥漫开来,如红色丝纱般将黑夜全然笼罩,也将琉珂的鼻息堵塞,不能呼吸。

    暗夜中拼命的厮杀,四处逼近的紧张杀气,眼前直袭而来不断放大的冷箭,胸口止不住的疼痛,有更加混乱的画面不间歇的快速划过,心口无限扩大的恐慌蔓延……

    她急速的喘息,晃动着脑袋,想要将脑海中不断闪现出来的画面摇晃消失,却始终有一声声似是鬼魅般的声音不断响起,重复。

    “钟离珂儿,你忘记了吗?所有的一切,你造下的罪孽,你都忘记了么!”

    你忘记了么……

    她头痛欲裂,不断的问自己,钟离珂儿是谁,我忘记了什么,是什么,不,为什么是我,钟离珂儿是谁,她是谁?为什么要对我说,为什么是我忘记了?

    “钟离珂儿,不就是你自己?”那鬼魅的声音讥笑,反手指过来,琉珂心下一跳。

    钟离珂儿,就是自己?不,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忽然,心口再次疼痛,脑中有更加血腥的画面闪过,一双将死之际的眼睛惊恐的在她眼前不断放大,有一只高高抛向空中的胳膊,鲜血淋漓!

    “啊!”琉珂哑声惊叫,倏地从梦中惊醒。

    黑暗中,四周一片寂静,琉珂愣了许久,缓缓擦拭掉额头上满满的汗水,转头却看见趴在自己*榻旁边的一张熟悉的面孔,正是轩辕胤寒。

    透过细碎的月华光芒,琉珂静静看着眼前这张俊美的侧颜,憔悴了许多,也消瘦了许久,怕是太累了才会睡着吧,连自己醒来都未曾察觉。

    她眼中流露出柔情满满,缓缓伸出手,想要触碰这近在咫尺的容颜,却在刚要碰到脸颊时又顿住,脑海中再次出现梦境中所有的一切,之前在炎冀国所封印的一些记忆,她已经都想起来了,一切都很清楚,想逃避也逃避不了的清楚。那一晚的厮杀汹涌,一箭之惊险,对轩辕胤寒的信任与敞开心扉,还有棣绣儿所带来的诡异沉痛……

    琉珂一直都很清楚,轩辕胤寒有事瞒着自己,但到如今,她还未真正去深究,她在害怕,害怕知道真相后的残忍,害怕她会离自己的目标越来越远,害怕不能活的简单快乐,但是现在,所有模糊的片段和信息都昭示着一个隐藏在自己身后的巨大秘密,虽然隐藏,却又如同黑网笼罩,她逃脱不了,只能去面对。

    伸出的手终究还是轻轻落在了轩辕胤寒的面庞之上,她声音如雾般轻渺,“你,到底瞒着我什么呢?”

    忽然,窗外有异样的风声响起,琉珂神色一动,立刻转头看向窗外,却只能看见一个在夜色中飞奔而去的背影,她没有起身追去,只是静静的看着。

    她的忽然一惊,将睡梦中的轩辕胤寒惊醒,他看着已经起身的琉珂,急声问:“如何了?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我没事了,毒不是已经解了吗。”

    琉珂轻笑,温暖而让人心安的笑容,将一室昏暗点亮,这样的笑容,深邃清明,明丽之下却又暗藏悲伤,轩辕胤寒愣了愣,却是躲开了这双更加明亮的双眸,似是在害怕担心什么。

    “没事就好,身体有何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看着轩辕胤寒躲开的目光,琉珂眼中一暗,而后轻声道:“我应该昏迷了几日了吧,明日,我们就走吧,我想去赤磷国,去见一个人。”

    “赤磷国?”轩辕胤寒微微讶异,却在片刻后还是答应,“好,我明日便带你去,今晚,你早点休息。”

    “好,你也回去休息吧。”

    琉珂微笑着看着轩辕胤寒起身,又细心的将她按了回去,将被子掖好。两人相视一笑,他这才走开。

    黑暗中,琉珂却是再无睡意,她之所以突然想要去赤磷国,只是因为在刚刚的梦境中,她脑海里深深刻下了一句话,“玄火初上,千口于阴,从卅曳长之”,这句话她曾经在轩辕胤寒的母妃口中听到过,也在离蒼国的皇陵之中看到过,但记忆深处所深刻的这句话却不是从龙青辛口中开始得知,而是深深镌刻,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已经深记于心的深刻,而且,她觉得这句话后面还有一句,却是如何都想不起来。

    即便是细想起来,脑海中还是一片模糊,但琉珂不知怎么还是十分坚信,这句话,或者说,这半句话一定密切关系着自己,关系着自己的命运,所以,想要揭开隐藏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秘密,她便可以从这句话开始查探,这句预言一般的句子,到底有怎样的秘密,她想,龙青辛应该很清楚才对。

    不管如何,先去赤磷国找她,问清楚一切便是。

    想着想着,琉珂又转头看向窗外的一片漆黑,似是还能看到那个还未走远的蓝色身影,那个熟悉的身影,不敢靠近,也不敢离开。她转回头,仰视着屋顶,闭上双眼,无声轻笑,呼延锋,轩辕,你们既然瞒着我,不愿告诉我,那我便只能自己寻找答案了,希望,你们不要令我失望……

    第二日快要到中午的时候,琉珂一行人便全部准备好了就要离开。

    云霄殿门之前,云霄殿主和几个弟子都相继送了出来,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元蚩道长将轩辕胤寒叫到一边说了几句。

    不久后,一行人便往山下而去。山顶之上,看着远远走开的众人,云霄殿主等人却是还未离开。

    “师父,您不是将期望尽数寄托在轩儿身上,为何又如此轻易的放他离开?您也知道,他心中本就不愿担此大任,此时离开怕是不容易再回来了。”元蚩道长看着山下方,皱眉道。

    云霄殿主却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深邃,“本座自然知道他心中不甘,此次离去他也便可以了断心中执着了,一切皆为天定,本座想要让他明白,人定是不可胜天的,天象再次变动,同六年前一般,混沌再生,劫数难逃。”

    云霄殿主高深的话语显然让人难以理解,却也只有元蚩道长能够听懂一些,他想了想,才开口,“所以,师父您才会让我事先提点轩儿,让他明白,万事天定不可变的道理,望他收心?”

    “嗯。”云霄殿主缓缓点头,眼中睿智的光芒却是带上了一丝俗世的期盼。

    一行人好不容易下了山,再次分成了两个马车行进。

    马车中,琉珂陪着小熙儿玩了一会,玩累了,小熙儿沉沉睡去,琉珂却是出了车厢,坐在轩辕胤寒身后,看了一会,才问道:“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吗?”

    “啊,没有。”轩辕胤寒少有的愣神惊吓,他转过头来了笑着看了一眼琉珂,“你怎么出来了?”

    “嗯,出来透透气。”琉珂将轩辕胤寒的不对劲看在眼里,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又朝前移动了些,靠在轩辕胤寒的身侧,淡淡道:“这次去赤磷国,我也想让你和你母亲之间能够化解了误会,我相信,她不是一个冷血的母亲。”

    没想到琉珂忽然会说这个话题,轩辕胤寒愣了片刻,没有说话,过了一会之后才道:“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

    “我该告诉你的,那夜我夜闯炎冀皇宫之时,我亲眼看见了一个悔恨心痛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儿子流泪自责,她并非是无视亲生儿子的自私母亲,从她的眼睛里,我相信我看到的是一个和所有母亲一样,深爱着自己孩子的母亲。所以,我想你们之间的误会应该早点化解才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