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很无奈。环境的变化会让人产生很多内心的变化,早到小朋友上幼儿园离开父母。高中,大学,步入社会。

    而现在张悠精彩的内心戏,已经足够支撑另一部小说的诞生——时间是个逗比。

    秋风瑟瑟的十月,却让张悠感受到了热气,是来自背后。家人急躁、担心的摸样,让张悠感觉脸庞一阵火热。

    “悠儿,你这是要离家出走吗?”

    “逆子,翅膀硬了。你就要跑!”

    “父亲母亲,弟弟应该是被关在房间里,太闷了。只是出来散散心。”

    张悠把迈出去的腿收了回来,瞟了一眼系统没有提示,安心不少。那些因为年轻犯的错,就像秋天的落叶,早已经随风而过。但有些解释不能不说。

    “父亲母亲,我就是从小没出过门。你们看我什么都没带,没想走。就看看。”张悠说完,脸更红,自己都不信。

    张一山和张山都是心一疼,张悠的确从小就没出过门,资质太差了。完全不能够过像他们这样两天打鱼三天晒网的生活,每天都必须聚能才行。

    也不是夫妇两人狠心,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生存准则。不然他们两若天年一过,撒手离去,张悠没有养成独立生存的习惯,就太难。毕竟老五,老六也也没有正常人的聚能水平。

    不过,他们更知道的是,张悠从小一说谎话就脸红。张山正想问张悠到底隐瞒了什么,被一旁张一山拉住。

    看着眼前父母突然说了几句悄悄话,这事儿就这么过了。张悠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父亲母亲,你们不说说我吗?我...”

    张一山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严厉的哼。“你也已经成年了,嗯。如今,你已经不一样了。对!”

    像是在与自己说话,安慰自己。张一山拍了拍张悠的肩膀。

    “儿子,你去读书的事情我们答应了。不过做父亲的还是要让你时刻记住,遵守原则,自信。”停顿了一会,张一山接着说道。

    “之前没跟你说,是因为你天赋太差。现在我就明说,为什么为父不愿意让你上学。”

    一家人站家门口的情况略显诡异,但他们都还没发觉。

    张悠所在的胥河远离大陆的中心,生肖大陆所在的星球比之地球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胥河并不是和,是一座城市的名称,虽然远离大陆中心,但传说是人族发展起源之地。

    胥河保留了人族许多最原始的传统,也是胥河虽然建筑仿古,可科技产品却并不落后。古今结合的味道让这座城市别有一番风味,要不是生肖大陆的社会习俗,这里肯定是旅游产业高度发达的地方。

    现在这里,有游客。却并没有多少本地人从事接待游客相关的生意,民宿什么的是听都没听过。游客也只能自己露宿在城市规划的一块地方。

    而整个大陆都重视的教育,在这里也得到了体现。

    政策的重视让教育的投入和福利都完善无比,这也让民风朴素的胥河。慢慢的将读书的资格变成了弱势群体的特有资格,谦虚的性格又让这样淳朴的行为,一代代演变为:顺风参军,逆风守家,绝境读书。

    简称:只有废物才读书。时间的变革,让知道最初情况的人越来越少。学校也因为生源,慢慢萎缩,最终消失。

    最近的一个学校远在300公里的步尚,每年从胥河接受的学生不足3个,近两年甚至一个都没有,虽然每年步尚学院在胥河的招生资格都在100个以上。

    这也是胥河城主特别头疼的事情,城主是了解历史变革的人。胥河的情况一度引起了人类联盟的重视,可是要改变这种情况,只能讲胥河淳朴的民风改变。

    不然就是一度轮回而已,改变民风当然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胥河也成为了整个生肖大陆的特色,游客络绎不绝的来临,有时候还有其他种族。

    城主名叫王思,并非本地人。胥河是没有政府这一说的,自给自足,淳朴民风的特色让这里形成了封闭的生态。

    只是今年,王思再不给步尚学院提供学生就必须接受降职。王思很喜欢这里的,毕竟远离勾心斗角,只是着重城市建设,是一个土建师最喜欢的事情。

    本来张服师家里七子是要上学的,结果前几天突然来告诉他不行了。

    今天怎么也要去劝劝才行,不为职位,只为这个孩子以后生活。

    而另一边,胥河游客一传十十传百,听说有本地人当街聊天。对一些常驻此处研究社会科学的人来说,简直是世界头条。

    张悠一家人并不知道,四面八方的人赶往此处。还站在门口互相倾诉,张悠安慰着这几天眼泪特别多的母亲。张一山一脸欣慰,张武,张陆也在一旁笑着。

    一家人并没有在意街头巷尾开始出现奇怪的人。

    除了张悠没有出过门,其他人也见过胥河的旅游团。一波一波,甚至有异族人。

    王思来得有些迟,好不容易挤到前面。虽有疑惑,但正事儿要紧,赶紧上前。

    “张服师,不知道为何前几日。突然撤销上学的申请?”

    张一山想了半天,尝试着:“你是,张老师?王城主?”

    王思脸一抽,城主当到这份上,也只有胥河才有这种状况了。“我是王思,爱子的情况我也略有耳闻。如果不读书,怕是...”

    张一山哈哈大笑,“城主还不知道吧,犬子不才。刻度石测试为10。并不是你而耳闻中的废材。”

    要不是在胥河呆了几年,知道这里人虽然也有各种人性的弱点。但这种谎言是万万不会说的,王思变得有些哀怨了。

    “那就恭喜张服师。”说完,便要离开。

    张一山上前一步,“城主且慢,这上学申请我们不撤了。”一边小声嘀咕:“犬子虽然资质尚可,但是他的选择。做父亲的只有支持,虽然读书是废物才做的事情,但想来我儿子的资质肯定也能做出一番成绩。”

    有两声“啊?”显得有些突兀,一声从王思口中产生,他是惊喜事情峰回路转。

    另一声却是第一次来此地的游客,并不知晓此中细节,只为民风淳朴而来。眼看一起来的游客都是理所当然的样子,有些脸红。

    张悠当然注意到这个,猫耳朵妹子。完全还在震惊之中,回忆起时间之神所说的“亚人,不好推演,容易灭绝”

    王思反应过来,高兴极了。“不知道,爱子何时出发?”

    “长痛不如短痛,城主明早就来接走犬子。如何?”

    “极好,极好。”说完,王思也不顾周围人的眼光,蹦蹦跳跳的走了。

    另一边,社会科学研究员都在笔记上写下了。

    人类起源之地胥河产生的此次变化是否是生肖大陆历史重要的一刻?我们拭目以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