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宠小萌妃 482.【482】永远在一起(大结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毫无心机的初七,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现在她离峭壁还有两三步之遥,她正想转头问姚叮当的时候,姚叮当一个健步上前,狠狠的推了一把初七的身子,狰狞的大喊一声:“到了,已经到了,你娘在下面等着你呢。 ”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初七已经被她推了下去,初七纤小的身子就这么坠了下去,她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瞪着姚叮当,到死这一刻,她仍旧不相信,姨娘真的会如此狠心第二次杀她。

    她的身子像三月的柳絮一般在空中徐徐的往下坠落,原来小白说的都是真的,姨娘真的是要来害死她的,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她还好多事没来得及做呢,甚至还没来得及和萧宸轩说一句话,蓝雨哥哥的大相劈挂掌她还没有学会,白子寒到底是何许人她还没有查出来,她还没来得及把后山中满鲜花,还有好多好多都没来得及做呢……一切都这么结束了,她好不甘心……

    为了安全起见,姚叮当又走了几个时辰的山路,绕到看悬崖壁下,找到了初七的尸体,确定她真的死了,她这才放心,看着初七那血肉模糊的尸体,她微微的眯了一下双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才慢慢的离去了。

    在她还没走下山的时候,来了两个黑衣人,拦住了她的去路,“主子问你,事情都办妥了吗?”

    姚叮当十分清楚他们口中的主子是谁,“死了,确定死了。”她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声,然后转身,准备继续下山,只是刚一转身,一把短剑就已经刺穿了她的腹部,她同样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那两个黑衣人,“你们……你们……”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咽下了她人生的最后一口气。

    她的下场是死无全尸,这两个黑衣人为了毁尸灭迹,拿了她的身体喂了狗了,剩下的一堆森森白骨,他们在坟地处随便给挖了一个坑埋了,却正好埋在了初七娘坟头的边上,这一切是报应吧,让初七的娘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害死她女儿的亲姐姐的下场,甚至连坟头都没有。

    到了晚上,轩王府内依旧像往日一样,各处开始掌灯,萧宸轩也从宫中处理完一天的朝正回来了,他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去房间,抱抱他可爱的小七。

    “小七,我回来了,快给我暖暖手。”萧宸轩还没推开门就朝里面这么吆喝了一句,进门没看见初七,又往内室走去,还是没有找到,他皱了一下眉头,小七这个家伙跑哪里去了?蓝雨和夜离都去别的城办事去了,她应该不会去望月楼吧。

    他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又走出了房间,在门口喊了一声秀儿,秀儿马上赶了过来,给他行了一个礼,“王爷,您回来了啊?”

    “小主呢?”

    “奴婢今天下午就没看见小主了,问府中下人,说是跟柳姚氏出去了,然后奴婢又去问了柳姑娘,柳姑娘说今天是小主娘亲的忌日,她娘带着小主去凤凰顶拜祭她娘了,可到现在也没有回来。”秀儿郁闷的说道,心中还在埋怨小主,出门都不带她,她都不知道那个凤凰顶在什么地方,所以没办法去找小主。

    “姚叮当?”萧宸轩看了看外面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心中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姚叮当来府中数日,他一直让夜离和蓝雨暗中盯着点,这几日蓝雨和夜离都出城办事去了,他又忙于国事,那个姚叮当不会趁这个空挡出什么幺蛾子吧。

    “去,把柳飘飘给本王找过来。”他吩咐了一声,然后就去了星辰殿的大殿之中,坐着等着了。

    没一会儿,柳飘飘就被秀儿带到了星辰殿的大殿之中,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柳飘飘看到萧宸轩显得十分的尴尬。她抬头扫了一眼萧宸轩,别扭的低着头小声道:“王爷,您找我?”

    “柳飘飘,你娘把小七带去了哪里?为何到现在还不回来?”萧宸轩淡淡的看看一眼柳飘飘问道,她和她娘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他没有治她们的罪,完全都是看在小七的面子,要不是为了小七,姚叮当就是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

    “今天是我姨娘的忌日,我娘说带小七今天回去凤凰顶祭拜。”

    “那为何到现在还不回来?你又为何没有跟去?你娘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样了?”

    “这?凤凰顶离这路有些距离,怕是在路上耽搁了吧?今天确实是小七娘亲的忌日,我没有跟去那是因为我前天不小心扭到了脚了,行动有些不方便。”柳飘飘有些羞却的把自己肿着的脚踝露出来给萧宸轩看。

    萧宸轩扫了一眼,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你先回去吧。”他料想她说的是实情,这个柳飘飘毕竟不像她娘那样,上次的事情,说起来,她也是一个受害者。

    “是,王爷。”柳飘飘退了下去。

    萧宸轩立刻起身,准备去召集几个侍卫沿路去找初七,就看见小白闪了到了他的脚边,伴随着小白进来的时候,还有浓烈的酒气,他低头看了小白一眼,有些疑惑,难道是这小白饮了酒不成?

    想到这里,他用脚踢了踢小白的身子问道:“小白,你不在小七身边,在这干嘛?你是不是喝酒了?”

    “王爷?王爷,快救小七……”小白努力的稳住了自己的身子喳喳呼呼的道。他的酒还没有醒,白天的时候,他因为贪吃,中了萧灵儿的圈套,那盘红烧肘子是萧灵儿为他准备的,放了很多的酒在里面,他的弱点也被萧灵儿透彻了,想他白大仙,就这么被萧灵儿给撂倒了。

    “???”萧宸轩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他的声音在萧宸轩听来只是一般老鼠的声音,吱吱吱吱。

    “王……嗝……王爷,你快去救小七啊,姚叮当那个该死的女人,她她……她带走了小七,她想要害死小七……”小白继续嚎叫着,然后,发出来的声音还是吱吱喳喳的,萧宸轩根本就听不懂他的话。

    “小白,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想要告诉本王?”萧宸轩蹲下身子,把小白捧到了他的手掌之中,以前初和初七相识的时候,他是一个十分讨厌小动物的人,轩王府各处都禁止任何人养那些猫啊,狗啊的什么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居然对小动物不反感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把一只白老鼠给这样的捧在自己的手中。

    “是的,是的,轩王爷,你快去救小七,姚叮当那个坏女儿,带走了小七,她一定会害小七的。”小白在他的手中认真的说道,然并卵,两人根本无法沟通。

    如此又僵持了一会儿,萧宸轩把小白放到了桌子上,叹了一口气,缓缓的道:“六年了,本王还是不能听懂你的话,没办法了,等小七回来你再说吧。”

    他刚预转身离去的时候,小白的周身突然发出一道很刺眼的紫色光芒,覆盖了他整个身子,不可思议的一幕在萧宸轩的面前发生了,强光之后,萧宸轩居然看到一个和自己一般大的男人爬在了桌子上。

    那个男人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头看着萧宸轩,萧宸轩心中一惊,好一个雌雄难辨的妖冶容颜,俊美绝伦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却又美的异常,白发?紫瞳?白子寒?

    萧宸轩突然想起这个三番四次救小七的人,当时他派了好多人去调查过这个白子寒,都无果,原来这个白子寒是小白幻化的?难怪,随意出入轩王府和皇宫,却查不到任何线索呢。

    以前他就觉得小白不是一般的老鼠了,从他的个人特点上他就觉得一般老鼠根本不可能,那么小的身子,居然能吃下一桌子的食物,还能和小七对话,而且,他好吃好喝的养了他六年,却从没见他长大过,身子永远都是那么小半个巴掌大点。

    “小白?你是白子寒?”萧宸轩看着白子寒开口问道。

    “是,我是白子寒也是小白?先别管我是哪个了,王爷,快带人去就小七,姚叮当那个坏女人,她会害死小七的。”白子寒从桌子上跳了下来,着急的喊道,本来他想自己快点去凤凰顶,但因为那该死的萧灵儿,给他吃了好多含酒的食物,害的他醉醺醺的,一点法力也使不出来。

    勉强用法力维持了人形,才能和萧宸轩言语沟通了,“王爷,那个姚叮当是小七的命中克星,小七五行金,那个姚叮当属火,专门克小七,而且我给她算过了,小七只要和这个姚叮当接近,她必定会死在姚叮当的手中,所以你赶快找到小七,想办法把姚叮当给送的远远的,这辈子都不要再靠近小七了。”小白此刻还不知道,他说这些话都已经晚了,小七已经被姚叮当害的香消玉殒了。

    “说她们去了凤凰顶,你不是鼻子很灵的吗?千里之外都能闻见一个人的味道,你赶快确定一下,小七在什么地方,本王去着急人马。”萧宸轩想起以前初七和他说过,小白的鼻子比哮天犬还神,无论她在什么地方,他都可以很快找到她。

    “不成,我现在鼻子失灵了,都是你那个好妹妹害的,她知道我贪嘴,今天故意叫人用美食诱惑我,我难以抵挡那些美食的诱惑,就吃了好多,没想多那些东西都是含酒的,我吃了好多,就醉了,你那个好妹妹和姚叮当是一伙的,他们都想害死小七,是我一时大意,这才让姚叮当钻了空子。”白子寒有些懊恼的道,一张绝美的脸上满满的挫败感。

    “你是说灵儿害你?”萧宸轩的剑眉微微蹙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小白,如果小白说的都是真的,那这个妹妹他留不得了,一直留她都是为了父皇,她害小七一次不成,居然还想要害死小七,他绝对不能再容忍了。

    “王爷,您还真别不信,第一次,小七的船沉了,小七差点淹死,那就是你的好妹妹萧灵儿干的,第二次,在皇宫,小七身中媚~毒,差点死掉,那也是你妹妹干的,还有学院那次野外求生活动,她还勾搭了乔家姐妹,一起害小七,把小七引诱到一个山洞里面,差点把她给整死,这一切都和你的好妹妹萧灵儿脱不了干系,还这一次,她居然在小七房间内给我准备了一盘子红烧肘子,故意喂醉我,然后另一边让姚叮当把人带走,你连起来好好想想把,”白子寒生气的说道,白皙的大手却捏成了拳头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萧宸轩听了白子寒的话,他的心猛的往下一沉,他没想过自己的妹妹竟是如此的丧心病狂了,三番五次的想要害死小七,这一切他还浑然不知,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把小七保护的很好了,其实,自己却什么都没有做,还把萧灵儿那个恶毒的女人给养在王府内,让她三番两次的去毒害小七,是自己的疏忽,才让小七三番四次的因为自己陷入危险之中,这样的自己,谈什么爱小七,他还不如她身边的一只白老鼠,但此时,这个白老鼠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老鼠了,他也爱小七吗?

    “王爷,当务之急,赶快去找到小七啊,我这鼻子用不上了占时,我们快去找小七吧。”白子寒着急的道,现在他使不上法力,必须要靠着萧宸轩的人力才能找到小七。

    “本王这就去召集人马,只是,你确定你要这个样子和本王一起去找人吗?”萧宸轩指了一下白子寒问道,他清楚的看到,白子寒的身体都带着一层淡淡的紫色光环,一个人,会发紫光,这样出去,别人肯定唏嘘了。

    “管不了了,我现在没法力,这层光收不起来,我着急找小七,我们走吧。”白子寒心急如焚的夺门而去。

    萧宸轩和白子寒带了几个精锐的暗卫先行,又命人带了一支三千人的军队赶去凤凰顶,准备去凤凰顶搜山。

    然而,在军队还没赶到凤凰顶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找到初七的那早已冰冷的身体,凄凉的躺在地上。

    一时间,萧宸轩的世界崩了,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初七那满是伤痕却又毫无生机的身体,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着他,刹那间,心胆俱裂,周围的景色在眼中都变的模糊了,双唇不断的颤抖,眼睛里也不停的有血泪涌出来。

    一口鲜血从萧宸轩的口中溢了出来,鲜红的血溅到了地上,形成了一朵朵像泣血的玫瑰一般艳红耀眼,在火把昏黄的照射下,更是触目惊心。

    他悲痛的冲到了初七的身边,抱住了她的身子,发出了一种极度让人心疼的悲鸣之声,同时,眼中的血泪也不断的涌,如果说他萧宸轩也有弱点的话,那小七就是他致命的弱点,小七没了,萧宸轩这个人也就跟着没了。

    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抱着小七对白子寒吼道:“你不是有法力吗?你快救小七啊?你不是她的守护兽吗?你赶快想办法救小七啊?”萧宸轩抱着初七冰冷的身体,朝白子寒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白子寒不是一个凡人,他一定有办法救活小七的,一定会的。

    白子寒看着初七手上戴着的永恒心锁已经断裂,这个永痕心锁一旦戴上,就永远无法取下来,直到所佩戴之人力竭灯枯为止,现在心锁断了,小七真的走了吗?他的心此刻也疼的无法呼吸了,他的小七主人真的死了吗?

    萧宸轩的心如同被撕裂一般,当看到初七那冰冷的身体的时候,他真的无法相信自己都是眼睛,早上他离去的时候,她还是好好的,活蹦乱跳的缠着他,叫他早点回来陪她,直嚷嚷着说他每天那么忙,都没空陪她,为此,他还在考虑要不要另选皇位继承人呢。

    以前,他争夺皇位是因为小七似乎很喜欢能当皇帝的人,可之后,她似乎不喜欢了,她觉得他当皇帝了,陪她的时间少,所以,她不喜欢,他也就不想当了,只要是她要的,他全部都给,她要这秀丽江山,他会打下来送给她,她想要逍遥人间,他也会马上放弃帝位陪着她,可是……可是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没有他作陪的人生,他萧宸轩将生不如死……

    “小七……你给本王起来,本王不允许你死,你若敢死,本王上天入地绝不原谅你,你给本王起来……”萧宸轩的脸上挂着两行血泪,抱着初七冰冷的身体,原本秀气的眉紧紧的纠在了一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和撕心裂肺的痛包裹着他。

    “白子寒,你快想办法啊,你不是有法力吗?你赶紧救小七啊……”萧宸轩朝白子寒吼道,他好恨自己,如此的无能为力,什么都做不了,现在,只有看白子寒的了。

    白子寒看着毫无生命迹象的初七,心中一阵痉挛抽痛着,他何尝不想救小七,可是他现在也什么都做不了,他突然想起什么,对了,师傅,师傅是小七的亲爹,他法力无边,一定会救小七的,可雪山离这里千万里之遥,他现在用不了法力,根本无法回去找他的师傅,思及此,他面朝雪山的方向“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对着半空拜了拜,“师傅,如果您听得见,就请你解了徒儿的封印吧,小七是您的女儿,也是小白最在乎的人,徒儿必须救她。”

    “小白,凡人的命自有定数,不可逆天。”燕南天远在雪山的冰室里面,就已经听到了小白的声音了,他早就为小七算过命格了,他也曾试图逆天,所以,他派了小白去小七的身边保护她,还给她戴上了永痕心锁,为的只想能保小七过了这个劫,但现在看来,还是无法战胜命。

    “师傅,您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您的女儿就这么死去吗?想想小七的娘吧,您已经够对不起她了,徒儿知道您这些年很后悔,难道你还想对不起您的女儿然后继续在痛苦中活千年万年吗?”白子寒朝着天空竭力的嘶吼着,他听见了他师傅的回应,他们就这样隔着千万里对话着,此刻的天都已经快亮了。

    “小白,师傅若解了你的封印,你必定会以命换命的去救小七吧?”燕南天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小白陪伴他两千多年了,他对他的感情也早已超越了父子之情,小七的死他固然心痛,但他不能拿小白的命去换小七的命。

    “没那么严重师傅,小白不会死,你知道的,小白还要陪着您千年万年,求您赶快解开小白的封印吧,再晚就已经来不及了。”

    白子寒的心思尽被燕南天一一点中,白子寒固然厉害,可以为所有的凡人算命,看到他们的前世今生,然而却无法看到自己的命运,他师傅燕南天也为他也算过命格了,早就知道会有今天了,一切都是命啊。

    燕南天终于到了只能在女儿和徒儿当中选一个的时候了,这一切都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吗?

    “师傅,求您快点解开徒儿的封印……师傅……过了十二个时辰,纵使小白粉碎碎骨也救不了小七了,求您快点吧……”白子寒面带清泪朝千万里之外雪山的方向顿首再顿首。

    “不行,小白,师傅绝对不允许你拿自己的命去换小七的命……”燕南天一咬牙,广袖一甩,切断了和小白的对话,痛苦的闭上了双眸,心中暗之对自己的女儿忏悔着:“小七,爹爹对不起你,爹爹无法看着小白用自己的万年的寿命去换你今生几十年的命,为父将为你续写来生福报,来世你将大富大贵,享尽人间富贵荣华,今生,对不起了。”

    “师傅?师傅?”白子寒一双紫色眼瞳惶恐的看着天空,害怕的喊了两声,然而,再没听见他师傅的回应。

    他知道了师傅的选择,欣慰的露了一个凄美的笑容,师傅把他这个徒弟看的比自己的女儿还重,他应该感到欣慰吧,然而,师傅却不知道,如果没有了小七,纵使有着万年的寿命他也会如同失了魂魄一般,这样还不如死去。

    白子寒看了一眼不远处被萧宸轩抱在怀中的初七,她睡着了,好美,比这世间的一切都要美……

    苦涩一笑之后,立刻盘地而坐,双掌运气,准备冲破封印。

    “白子寒?怎么样了,小七还可以救活吗?”萧宸轩看了一眼怀中的初七,又看了一眼那边运气的白子寒,不安的问道。

    按照常理,人死就不能复生了,但白鼠都能变成人了,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不能的呢,他坚信,他的小七一定会再活过来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天已经亮了,大队人马都已经赶到了凤凰顶,却被疏散在了山脚下。

    萧宸轩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静静的等着白子寒,然后又是两个时辰过去了,他有些着急了,又问了一句:“白子寒,怎么样了?”

    白子寒突然一口鲜血吐出,他皱了一下眉头,立刻调整姿势,继续运气冲开封印,是他太过心急了,导致体内真气乱窜。

    直到快要接近中午的时候,终于成功的冲开了封印,与此同时,燕南天在雪山冰室里轻轻的摇了摇头,微微叹息了一声,自言自语道:“我自认为法力无边,想要改写小七和小白的命运,看来,还是无法改变什么。”

    白子寒缓缓的睁开双眼,他已经成功的冲破了封印,恢复了全部法力,他站了起来,浑身笼罩着一层刺眼的紫色光芒,眼瞳中也是一层刺眼的紫光,缓缓的走到了萧宸轩的身边:“王爷,把小七放平。”

    萧宸轩闻言,立刻把初七的身子缓缓的放平在了地上,白子寒以掌对掌的把自己体内的真气全部输到了初七的体内,他的身体感觉到不只是真气一点一点的流失,更感觉到生命一点一点的在流逝……

    初七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而白子寒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直到初七清醒过来,白子寒整个人倒了下去。

    “白子寒……”初七睁开眼就看到白子寒倒在了自己的身上,她惶恐的抱住了他半个身子,她知道,这个白子寒又一次救了自己,每次自己遇见危险,醒来第一个看见的一定会是他白子寒。

    “小七,你怎么样了?”萧宸轩见初七醒来了,马上上前蹲在地上查看,初七醒来,他真是欣喜若狂了。

    初七没有理他,抱着白子寒的身子,心胆俱裂的摇晃着,“白子寒,你怎么样了,你快醒醒啊?”白子寒这是为了救自己才变成这样的吗?老天啊,千万不要是这样,不然她会内疚一辈子的。

    白子寒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沉重的眼皮掀开了,紫色的眼睛瞳孔一直在溃散,仿佛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却很努力的笑了笑,“主人,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不相信我说的话,现在吃亏了吧,我白大仙什么时候骗过你?,别哭了,哭的丑死了,小心轩王爷不要你了。”

    她的心一阵抽痛,痛的她倒抽了一口冷气,浑身的血液像是一下子凝固了,愣了一会儿之后,眼泪如潮水一般涌了出来,“臭小白,你当我不知道白子寒是你吗?还想骗我,你主人我是那么笨的人吗?当心我把你捶扁了,再搓圆了。”

    “主人,我好歹是个神兽,给点面子行不行啊?”白子寒努力的笑着……笑着……闭上了双眼……

    “小白,你给我起来,不然我就不要你了。”初七见白子寒在自己的怀中死去,哭笑着摇晃他的身子:“别玩了,你再调皮我就要给你娶个猫当媳妇咯?小白,小白起来,我们回家了……”她的心仿佛在一瞬间随着白子寒一起死去……脑海中如同走马灯一般不停都是播放着这些年与小白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突然,发了疯一般的撕扯摇晃着白子寒的身子:“小白,你给我起来……你给我起来,快睁开眼睛……”

    萧宸轩上前蹲在地上,紧紧的抱着她,“小七……小七……你身上还有伤,别这样……”他什么都做不了,他什么都做不了,他萧宸轩就是一个废物,天大的废物……他现在才算明白当时白子寒对天跪拜似乎与人对话时谁的那些话,他口中的师傅大概是不准他用自己的命换她的命吧,他只以为白子寒可以救了小七,可没想到他是用自己的命去换了小七的命。

    初七在他的怀中还疯狂的扭动着,“小白……你给我起来,起来……”

    萧宸轩从来都没有感觉过她的力气竟是如此的大,大到连他都快抱不住她了。

    “小七。”一道低沉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响了起来。

    萧宸轩和初七转头,初七一看来人,立刻挣脱了萧宸轩冲了过去,“爹,神仙爹……你快救救小白……”初七欣喜的抓着燕南天的胳膊摇晃着。

    “这是凤凰的蓝色眼泪,再用你的一滴血混服,可以保小白原型不灭,你拿去给他服下吧。”燕南天拿出一个竹管交给了初七,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其实,那并不是什么凤凰蓝色的眼泪,而是他耗尽近万年的修为炼制的一滴精血,本来是拿来救小七的,可看来他似乎来晚了,傻小白,终究是拿自己的命换回了小七,试问他这个师傅如何能看着自己的徒儿烟消云散呢。只要保住他的原型,五百年之后,小白就又可以修炼了,届时,他会把自己所有的法术都交给他,再续他们的师徒缘。

    初七和萧宸轩那管燕南天的离去,她立刻拿起路边一块锋利的石头,用力的朝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一道,顿时鲜血淋漓,竖起纤细的胳膊,滴了一滴自己的鲜血到竹管内,然后把它滴在了白子寒的嘴里。

    不时,白子寒的身子就变成了平时小白的样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主……主人……”

    初七立刻抱起了他,欣慰的一笑道:“小白,我们回家了。”然后走到萧宸轩的身边,萧宸轩搂着她的肩膀,她怀抱着小白,徐徐的下山去了……

    “小七,答应本王,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本王了。”

    “咦,怎么又是本王了,不是我吗?”

    “好,以后都是我,没有本王了,小七,那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了,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可是,你那么爱吃醋,万一我和别的男人走的近了一些,你又要吃醋,和你在一起我会很累的。”

    “那你知道我会吃醋,就不能不要和别的男人走近吗?”

    “好,那我答应你,不和别的男人走近,但是小白的醋你应该不会吃吧?”

    “不行,小白也会变成男人的,你不许和他走近。”

    “那就没得商量咯……”

    “呃……也不是啦,关于小白,还是可以商量商量的……”

    “……”

    “……”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