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你这话要是被宸哥哥听到,不知道多伤心呢。”当初白宸和云汐的婚礼宁芊芊也是去了的,云汐的嫁衣也都是极美的。

    “他伤心个什么劲,我嫁给他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云汐脸上也是满满的幸福。

    “是啊,我有你这么一个嫂子,认识你们几个朋友,也是我的福气。”宁芊芊也是想到当初她们认识的时候,这一晃,大家都已嫁人了。

    凤舞打岔道:“行了,别耽误芊芊梳妆,看看还有什么遗漏的没。”凤舞当了母亲,又是逸王府的当家主母,做起事说起话来,也都自带了一股子气势。

    云汐也知道今天是宁芊芊的好日子,不能耽搁,也不再多说其他。

    然后嬷嬷和淑妃又给宁芊芊说了一下婚礼的流程,虽然这些宁芊芊早就已经知道了,但她还是认真的听着。

    等宁芊芊打理妥当,时辰也不早了,外面等着的人都等得急了,白宸忍不住来催促着:“好了吗?迎亲的队伍要到了。”

    里面的云汐回道:“好了好了,马上。”

    凤舞突然发现,宁芊芊没盖盖头,连忙四处寻找:“盖头呢?”

    众人一听,都纷纷去找,平平和安安从外面进来:“盖头来了,昨天小姐说她不喜欢之前那个盖头,我和安安熬了一晚上,终于赶上了。”

    平平将盖头给宁芊芊盖上,宁芊芊只能看到地上的光景,其余的事物都看不到了。

    这时候外面的唢呐声也到了,云扬的迎亲队伍也都到了。

    “把公主扶出去,小心着点,别磕着了。”淑妃纷纷着。

    平平和安安一人一边,将宁芊芊扶着出了门。

    外面的众人左等右等,就是想看到宁芊芊穿上嫁衣的样子,可是等宁芊芊出来,却是盖着头的,把整个脸都遮住了,他们看不到宁芊芊的面容,都是一阵失望。

    “怎么这么快就盖上了?好歹让我们看看啊。”

    白宸最先起哄。

    “我也想看,姐姐穿上嫁衣的样子肯定是最美的。”凤彦辙也开口道。

    他们两个是作为宁芊芊的娘家人出席,白宸还要背着宁芊芊上花轿。

    “去去去,看什么看?你们昨天不还见过吗?”凤舞有些失笑的看着众人。

    “就是,不给你们看。”云汐也拦着宁芊芊不让别人看。

    云扬带着君诺和宋煜,一同到了长乐宫门口。

    云扬翻身下马,看到那个穿着嫁衣盖着盖头的女子,只一眼,他就确定,那就是他心心念念想要搂进怀中的人儿。

    心里更是一阵火热,他今天终于可以将她正式的娶进门了。

    “可以走了吗?”

    “等会,还不能走,我们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新郎官呢。”云汐和凤舞一脸坏笑。

    连平平安安也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什么问题。”看来云扬已经准备好了被为难的准备。

    “你要说出十个对芊芊的爱称,不能重复。”云汐率先出题。

    “这......”云扬脸上有些难色,他平日里私底下对芊芊厚脸皮是一回事,在众人面前,他以后还怎么保持他的形象?

    可是一瞬之后,又觉得,形象和媳妇,当然是媳妇更重要了。

    “媳妇,亲亲媳妇......娘子,娘子大人......亲亲娘子大人......老婆,夫人......心肝,宝贝,公主大人......”云扬从未想过,他的心中居然对宁芊芊有这么多的叫法。

    宁芊芊在盖头低下的脸也笑得不行,肩膀一耸一耸的。

    其余的人都是笑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白宸和君诺心里直鄙视云扬,平时看他冷着脸,没想到一放开竟然这么不要脸。

    凤舞止住笑,又问道:“芊芊嫁给你以后,家务谁做?”

    “我做。”云扬立刻回答。

    虽然家里没什么家务,都有丫鬟婆子,但是该他做的,他绝不推辞。

    “平日空闲的时候,你该干什么?”

    “陪夫人。”

    “那要是有事呢?”

    “有事也得陪夫人。”

    “哈哈哈......好了,别逗了,一会错过了吉时就不好了。”淑妃也是笑着看着几个年轻人,不过为了宁芊芊和云扬不要误了时辰,还是催促了一句。

    “好吧,今天就放过你。”云汐和凤舞还是决定放过云扬。

    云扬让宋煜给众人发了红包,然后白宸背着宁芊芊上了花轿。

    云扬看着宁芊芊上了花轿,这才翻身上马,带着宁芊芊的花轿一起绕着朝阳城游街。

    朝阳城的人都知道是公主出嫁,纷纷出来祝福着,云扬在马上不停的对着边上的人道谢。

    公主府已经准备妥当,今天凡是到公主府的门口说一句恭贺的话,都能得到一个小红包,这也是宁芊芊给大家的福利。

    全朝阳城的人都纷纷朝着公主府聚拢,祝贺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等宁芊芊和云扬回到公主府,门口已经准备好了各种东西,马鞍,火盆......

    宁芊芊下了花轿,跟着云扬一起进了门,夏皇,云震,云老七已经就坐,就等着两个新人前来拜堂。

    “新人到。”司礼官员大喊一声。

    众人的目光都朝着一对新人看去。

    云扬和宁芊芊拉着大红花,慢慢的走了进来。

    “哈哈哈,好,开始拜堂吧。”夏皇满脸的喜气,他的身体好了,亲眼见到女儿出嫁,这是他做梦都想的事情。

    一开始虽然对于抢走女儿的云扬不满意,但是云扬表示会和宁芊芊在夏国居住,他也就同意了。

    “新人拜堂!”

    待两人站定,司仪又喊道。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见证了一对新人礼成,周围的宾客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芊芊也嫁人了呢,要是娘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会是什么感受。”云汐靠在白宸的肩上,有些感叹道。

    “娘肯定也十分高兴,只是她来不了,真是遗憾。”

    云汐也是去求的云皇,才得了个特许,跟随云逸来夏国参加宁芊芊的婚礼,给宁芊芊送嫁。

    就连云朗和郁风华,都没能来。

    凤舞手中抱着一个一岁多的孩子,这个孩子是云逸和凤舞的长子,也是云国的第一个皇孙,尽得云皇的喜爱。

    就连夏皇也对这个外孙喜欢得不得了,直说羡慕云皇这么早就抱了孙子,然后他将目光放在了云扬和宁芊芊身上。

    宁芊芊被送回了洞房之后,身边就只有平平安安在身边了。

    云扬在前面招呼客人,得等到晚上才能回洞房。

    “呼,这头上的东西太不舒服了,平平安安,给我取下来吧。”

    “小姐,这个得等姑爷来了,才能取吧......”两人不确定,要不要给宁芊芊弄下来。

    “啊?那我不是还得带着这个东西几个时辰?”她的脖子会不会被压的得颈椎病?

    “给她取下来吧。”云扬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房中。

    “云扬?你怎么过来了?”

    宁芊芊听到云扬的声音,感觉他就是救世主啊。

    “我找了个空子,溜出来看看你,平平安安给你家小姐把头上的凤冠取下来,我还得招呼客人,估计没那么快回房,你们去前面给芊芊弄些吃的,垫垫肚子。”

    云扬始终舍不得宁芊芊受苦,什么都为她想好了。

    “可是......这盖头......”

    平平安安看着宁芊芊头上的盖头还没揭,这本该是云扬的事啊。

    云扬拿起旁边的喜秤,一挑,宁芊芊那精致的面容就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芊芊......你真好看......”云扬此时恨不得留下来,不走了,这样的宁芊芊他第一次见,让他的心头一阵心痒。

    宁芊芊嫣然一笑,对着云扬眨了眨眼,云扬心里更是像触电一般,平平和安安在一旁不停的窃笑。

    “我去招呼客人了。”云扬逃也一般的出了房门,再留下来,估计他得流鼻血了。

    宁芊芊在他的身后笑的花枝乱颤,云扬听着那银铃般的笑声,脚步更快了。

    他得快点把外面那些人解决,这样他就能早点洞房了。

    ......

    云国

    看着站在城楼上,眼神早已飘向了远方的那个风姿卓卓的人,秦一有些心疼,他家公子自从两年前的那件事之后,跟变了个人似的,做事狠辣绝情,让跟在他身边的人都十分敬畏于他。

    之后,仅仅一年的时间,秦子殊就在朝中站稳脚跟,地位直逼老丞相。

    老丞相为了秦子殊的前途,自请卸任,秦子殊在一个月前,官拜丞相。

    可以说,秦子殊现在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了,可是他仍旧不开心,因为他心中的那个人,要成亲了。

    而那个心中有他的人,也早已经离他而去,他现在就算有再高的地位,也没人能够跟他分享。

    “秦一,你说,她今天开心吗?”秦子殊突然开口,问身后的秦一。

    秦一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说道:“应该是开心的。”

    秦子殊嘴角苦涩一笑,是了,她嫁给了喜欢的人,肯定是开心的。

    这时候,秦子殊突然想到那个温婉的女子,时常会浅笑着叫他子殊的女子,可惜她已经不在了。

    秦一见秦子殊又不说话了,张了张口,想要说点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想说什么就说吧。”秦子殊好像知道秦一要说话一般。

    “公子,你为什么不去参加芊芊小姐的婚礼?”

    明明他也收到了请柬。

    秦子殊手轻轻的抬起来,将手放在额头,然后他的眼睛直视着天上的太阳。

    刺目的感觉袭来,眼中有一阵的黑暗。

    “她既然得到了幸福,我就不去打扰了。”

    他已经不能给她快乐,她见到他只会想起那些不好的回忆,那他就不再去打扰她的幸福了。

    秦子殊和秦一一前一后站在城楼上,直到太阳将他们的身影拉的越来越长.......

    郁风华和云朗正带着两岁的女儿在花园中赏花,她有些叹气的道:“芊芊今天大婚,可惜,我不能参加,真是遗憾。”

    他们也有他们的无奈,虽说云国和夏国交好,可是他们身为臣子的,没有皇上的指令是不能随意离京的。

    “你不是已经写信祝贺了吗?放心,等以后,我一定带你去夏国走走。”

    云朗搂着郁风华的肩,宽慰道。

    “可我没能看到芊芊出嫁时的样子,终究觉得有些遗憾。”

    郁风华叹了口气,这时女儿拉了她的裙角:“娘亲,娘亲,蝴蝶,蝴蝶......”

    顺着女儿指着的方向看去,一对五彩的蝴蝶在空中飞舞,像极了一对有情人,她想到以前宁芊芊给她讲过一个凄美的故事。

    郁风华笑了笑,蹲下身将女儿抱起来,“娘亲跟你将一个故事好不好?”

    “好......”

    云朗将女儿接过去,拉着郁风华在石凳上坐下。

    郁风华的声音缓缓升起:“以前呢,有一个女孩子叫祝英台,一个男孩子,叫梁山伯......”

    太阳的余晖将一家三口的影子映在地上,形成一幅美丽的画卷。

    .......

    夏国

    云扬被拉着不停的灌酒,白宸和君诺云逸好像是喝不醉一般,喝酒比喝水还简单。

    他们三个可是发誓一定要让云扬入不了洞房,然后他们明天好笑话云扬的。

    云扬是来者不拒,不知道喝了几坛,可他的脸色除了有些微红,却没有醉意。

    “喝,今儿你要是不把什么搞定,你就不准进洞房。”白宸有些微醺的举着酒杯。

    “对对对,不能走......”云逸也起哄。

    君诺只是端着酒坛,不停的给云扬倒酒,那意思不言而喻。

    其余的人都已经散了,就剩下了他们几个。

    云扬看着三个兄弟,眼中闪过笑意:“好啊,今天不醉不归!干!”

    “干!”

    白宸他们三个最后反倒是被云扬给喝翻了过去,云扬让人将他们送回住处,这才得了自由。

    宋煜将云扬扶着回了新房,就自行离开了。

    云扬打开门,进了新房,宁芊芊此时已经睡下了。

    平平安安她们也被她打发回去休息了。

    云扬走到床边坐下,望着宁芊芊的面容,不由得发起了一声傻笑。

    宁芊芊皱了皱眉,鼻子中传来一阵酒味,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充满傻笑的脸。

    “你回来了?”

    “恩,等久了吧?君诺他们几个拉着我多喝了一会。”

    云扬解释着。

    “我就知道,你先去洗漱一下吧。”

    一身酒味,怪难闻的。

    云扬很快的去洗漱了一下,换了身衣服回来,宁芊芊已经起来了。

    “怎么不睡了?”

    “我们还没喝合卺酒。”

    这是成亲的最后一道流程,还是做完为好。

    云扬走过去,和宁芊芊一人端起一杯,喝下杯中的酒,相视一笑。

    两人共同从河溪村走到现在,经过了五年,好像他们第一次想见还是昨天一般。

    云扬将宁芊芊拦腰抱起,宁芊芊双手搂着云扬的脖子,头靠在云扬的胸膛,听着他那强劲有力的心跳声,脸有些微红。

    轻纱罗帐缓缓放下,微弱的光线中,春光满屋,月亮都害羞的躲进了云层......

    (正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